当前位置: 华东财经网 - 艺术

把IMAX摄影机绑在战斗机上拍

时间:2018-08-11   来源:华东财经网    作者:张华天    
把IMAX摄影机绑在战斗机上拍

(本文来自影视生活第一站 时光网

  时光网讯 从经典之作《记忆碎片》与《盗梦空间》,到几乎无可挑剔的《蝙蝠侠》三部曲,克里斯托弗·诺兰导演的整个职业生涯中,一直都在讲述独特的故事,也将整个电影产业不断向前推进。

     在北美已于7月21日上映,整整一个月后的9月1日将和中国内地观众见面的《敦刻尔克》一片中,诺兰导演更是将突破电影媒介这一方面发挥到了极致。

  《敦刻尔克》一片讲述了发生在二战期间,40万英法联军从法国敦刻尔克海滩上大撤退的史实故事。整部影片被分为三条故事线:1)德国飞机轰炸敦刻尔克时,海滩上的士兵如何努力存活下来;2)英国空军的喷火战斗机(Spitfire)想要打落空中的德国轰炸机;3)以及平民船只参与救援纷纷出海,将一批批官兵送到大型舰船上的故事。

把IMAX摄影机绑在战斗机上拍

  作为典型的诺兰风格,他并没有用循规蹈矩的方式来讲这个故事。片中对白很少,采取的是非线性的叙事方式,汉斯·季默的配乐与时钟的滴答声混合起来,而推动故事发展的,正是用IMAX摄像机拍摄出来的一帧帧高清画面,十分惊艳。

  在与Business Insider的访谈中,诺兰聊到了拍摄《敦刻尔克》时所面临的挑战,影片中实景拍摄与特效技术的关系,他对于当代产业中导演地位的看法,以及让“偶像哈卷”哈里·斯泰尔斯来出演主角之一背后的故事。

关于拍摄时所遇到的最大挑战:

把IMAX摄影机绑在战斗机上拍

马克·里朗斯所饰角色参与了平民船只的海上救援行动

  “主观的故事讲述与整体大场景之间的这种张力,对于任何影片来说都是挑战,特别是拍我也从来没有接触过的历史现实题材时。我是真的想置身于敦刻尔克的那片海滩上,希望观众们也会有身临其境的感触。同时,我更愿意让他们了解到这个故事有多么伟大。

  我不太想拍那种将军们坐在会议室里,在地图上指指点点的镜头,所以我的切入点是海、陆和空三方面。我主要采纳了主观的叙事手法,切换着不同的人物视角。和战士们一起在沙滩上逃命的人是你,坐在平民船只上在海上奔赴救援行动的人是你,坐在喷火战斗机驾驶舱中和空中敌人死磕的人也是你。

关于IMAX拍摄:

  “我将《敦刻尔克》称为‘近距离史诗片’,我特别热爱IMAX的一点就是,分辨率和颜色都无以伦比,丰富的画面中有着无数细节,一帧庞大的画面中可以出现数以千计的演员。与此同时,那些细致入微的小心思也都得以展现,比如从船底部渗上来的水,或是飞机顶部的造型,让人可以真切感受到我们想要表达的这个场景。我们用IMAX摄像机所做的一切,都在鼓励我以后还要尝试更多。

把IMAX摄影机绑在战斗机上拍

片场上的诺兰导演与IMAX摄像机

  唯一的局限就是,这些IMAX摄像机噪音太大,没法完全隔音,我们无法在机器运转的时候录下对话。对于其它导演来说这可能不是个事儿,但我就喜欢在片场录下真实发生的对话,而不是后期去再配一遍音,后期再配的话,会失去很多表演中的精髓。所以在《敦刻尔克》中,凡是有出现对话的场景,我都是用的别的格式。本片中用的是5 perf-65mm胶片,这种稍小一些的格式也与当年拍摄《阿拉伯的劳伦斯》时相同。”

关于影片中的剪辑:

  “我和剪辑师李·史密斯合作很多年了(《星际穿越》、《盗梦空间》、《致命魔术》、《蝙蝠侠》三部曲等等),我们边拍他边剪。我拍的时候我是不剪的,太忙了。我每天都会按照传统的那种方式看样片,我也很惊讶现在很少有导演这么干了,这在以前可是导演这个职业必须做到的。我们每天会看样片,把握方向,等待拍摄结束后,进入剪辑间,浏览所有数据,从头开始。

把IMAX摄影机绑在战斗机上拍

美妙的航拍场景在此片段中有着短暂体现

  航拍镜头非常有挑战,因为它们都拍得太美了,每天看素材的时候恨不得所有镜头全用上。但你需要在剪辑的过程中时刻保持清醒,因为对于观众来说,故事才是最重要的。所以从叙事的角度考虑,如果这个镜头不能带来新的故事点,有些时候就得舍弃。我们剪掉了一些我所见过的最惊艳的航拍镜头,因为这是我作为导演必须做的决定(希望可以放到蓝光碟的花絮中去!!)你必须让影片在完成后可以传递出最早看每天的样片时,所感受到的那种发自肺腑的兴奋感。从长镜头剪得更短的过程中,总是挑战重重,费时良久。”

关于特效与实景:

把IMAX摄影机绑在战斗机上拍

喷火战斗机的复制品

  “我对于片中电脑特效与实景拍摄的无缝衔接非常自豪,我的特效监督师一直跟我一块儿在片场。他的工作越来越少,因为很多镜头虽然可以用特效,但不是非要用特效的时候,我们都用实景在拍。所以全片中没有任何一个场景是完全用特效做出来的,没有任何一个镜头是完全CG的。我也可以非常自豪的说,这是在我从业生涯很久以来,第一次我记不住片中哪些镜头是特效做的,哪些不是,我以前从来没有这样过。”

关于战斗机落入水中的一幕:

  “这是实景拍的!我们造了个喷火战斗机的复制品,真的让它迫降到了水上。为了拍这一幕,我们把IMAX摄像机绑到了飞机身上,但没想到在坠机的过程中,这套设备下沉的速度比我们预期的要快,毕竟从来没人这么干过。把IMAX摄像机从水里捞出来的时候才发现,外面的塑料壳破了个洞,整个摄像机全是泡在水里面的,完全浸湿了。

把IMAX摄影机绑在战斗机上拍
“普通预告片”与“IMAX版预告片”的截图对比

  我们给实验室打了电话,让胶片全程一直保持湿的状态,赶紧把全湿的胶片从法国运回洛杉矶。实验室的工作人员们用了一种老式的技术,在胶片变干之前进行了处理,成功洗印出了我们想要的完美镜头,用到了电影中。数码摄像机可做不到哦!

关于配乐:

把IMAX摄影机绑在战斗机上拍

"黑暗骑士崛起"中的蝙蝠车音效用到了Shepard Tone

  “剧本是围绕着音乐的原理来写的,音乐中有一个概念叫做永无止境的音阶(Shepard tone——《蝙蝠侠:黑暗骑士》和《蝙蝠侠:黑暗骑士崛起》中蝙蝠车的音效均运用到了这一技术)。我和《致命魔术》的配乐师David Julyan一起探索过,把《敦刻尔克》中的配乐围绕着这一概念制作出来,让人产生音调不停在上升的一种幻觉,形成“螺旋形”效果。音调永远在上升,但又永远不会脱调。我的剧本也是围绕这个原则写的,通过这样的配乐,把三条故事线交织到一起,让人不断感到有张力,一直增强的张力

  我想将配乐也按照类似的数学原理写出来。早期时我就给汉斯发过一段我自己做的、手表滴答响的录音,也渐渐由这种声音做出特定的音效,再在成片过程中做出音乐。所以,这是一种将音乐、音效和画面的全面结合,也是我此前从未做到过的。”

关于当下导演在行业中的地位:

把IMAX摄影机绑在战斗机上拍

认为制片人(凯瑟琳·肯尼迪)是当下电影产业中的创意输出,而忽视了导演(J.J.艾布拉姆斯)的贡献,这不公平

  “在好莱坞的电影拍摄中,艺术和商业之间的关系总是有些紧张,这个被我视为类似于工业过程的行业,会让拍片的过程尽可能‘失去个人特性’,这样作为经济模型,才更好预测。但说实话,谢天谢地,对于导演来说,这一招从来都不好使,至少不会长期好使(笑)。导演在片场上是最接近全能的,他们才是驱使着整个影片前进过程的创意力量。

  至于“制片人比导演更能提供创意”一点,我觉得他们是夸大了这个情况。比如说,每个人都在讨论“星战”,但却都忽视了导演J·J·艾布拉姆斯(《原力觉醒》)对于影片的贡献。这不合适啊,因为J.J.是一位非常强大的创作家,更不用说之前那些部的导演乔治·卢卡斯了。一部影片真正的功臣,大家肯定都是一目了然。比如说,当年乔恩·费儒让小罗伯特·唐尼来出演钢铁侠的时候,很多人都觉得不可思议。然而现在看看这个抉择多么英明吧!从那一刻开始,整整一套产业都是基于那个决定而发展开来的。”

关于选择哈卷出演主角:

把IMAX摄影机绑在战斗机上拍

诺兰导演与哈卷(右三)在片场

  “如果做错了决定,我会非常难熬。可自从我让希斯·莱杰来出演“小丑”,获得争议无数的时刻开始,我就意识到,选角算是我的职责,我需要发掘一个从没出演过这种角色的人身上的潜力。因为不管是哈里·斯泰尔斯还是马克·里朗斯,我不想让他们演之前演过的角色。你总会想给观众点儿新东西,所以你会仔细观察他们的才能,看看有哪些可用之处。事实是,哈里试镜的时候送来了录像带,选角导演当即就指出他演得很好。他是来试镜的无数年轻男演员之一,完全是靠自己的实力,经过一系列挑战很高的试镜过程,赢得了剧组中的一席之地。

诺兰电影混剪:

  片段来自于诺兰导演的影片《追随》(1998)、《记忆碎片》(2000)、《白夜追凶》(2002)、《蝙蝠侠:侠影之谜》(2005)、《致命魔术》(2006)、《蝙蝠侠:黑暗骑士》(2008)、《盗梦空间》(2010)、《蝙蝠侠:黑暗骑士崛起》(2012)与《星际穿越》(2014),视频搬运自Youtube。


(更专业的影视媒体,更全面的票务周边服务,尽在时光网)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