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华东财经网 - 明星

“查理兹·塞隆和休·杰克曼有一拼。”

时间:2018-08-11   来源:华东财经网    作者:刘沁沁    
“查理兹·塞隆和休·杰克曼有一拼。”
(本文来自影视生活第一站 时光网

  时光网讯  由查理兹·塞隆领衔的悬疑电影《极寒之城》已经于7月28日在美国上映。尽管首周末票房表现一般,但外国网友表示:“颜值爆表,画面巨赞,配乐巨赞……”可见影片可看性不错。日前,时光网采访到了影片男主角詹姆斯·麦卡沃伊,与他聊了聊《极寒之城》。

  “我的角色是柏林墙倒塌前夕一个名为大卫·珀西瓦尔的柏林情报站站长。”麦卡沃伊说,“影片描绘了一个充满谍战气息的世界,我希望观众能从这部电影中获得非同寻常的刺激和趣味。”

  那个年代里,许多当权者荒淫无度,为自己谋取利益。“大卫·珀西瓦尔就是这其中的一个缩影,”他的生活充斥着毒品,酗酒甚至性病,他依靠谍报工作为生。虽然对这个工作深恶痛绝,但他仍在透支身体以攫取权力。

  “影片用一种艺术的眼光审视当时的柏林城” 麦卡沃伊告诉记者,“你会看到霓虹的闪烁,也会看到性、毒品及酒精的冲击。从事间谍活动的人们以身试险但乐此不疲。这是一部非常有趣的电影。”

  Mtime:故事中最吸引你的特质是什么?

“查理兹·塞隆和休·杰克曼有一拼。”
  詹姆斯·麦卡沃伊:这部电影很性感,而且它毫不掩饰自己的娱乐目的。这是相当酷的,事实上,开拍前导演给我看了一本书,这本书展示了他对这部电影的视觉构思,可以说它们是你在生活中看到的最性感最酷的东西。他在书中说:“我希望这部电影中的每一个场景都能看起来很性感很酷,每个男人都想参与其中,每个女人都想成为查理兹的角色。”然后我就来了!(笑)但其实我在某种程度上消解了这些特质,因为我的角色实在不够性感,还有点猥琐!

  Mtime:开拍之前你和查理兹·塞隆有提前沟通吗?

“查理兹·塞隆和休·杰克曼有一拼。”
  詹姆斯·麦卡沃伊:查理兹给我发了一封电子邮件,说她认为我是她所认识的最伟大的演员!(笑)我开玩笑的,她是给我发了一封邮件,但是真正决定要参演还是在读了剧本之后。他们也许觉得这个角色不是主角,所以想要我来出演就不得不努力争得我的同意,但其实我还挺沉浸其中的,可以说完全置身于情节及有趣的故事中了,真的挺有趣的。这不是那种雨滴打在帽檐、穿着皮衣四处打量的一本正经的间谍电影,虽然也有大量对白,但都是一些有趣的对白。影片中的动作戏更是好得不得了,你可以立马看出我们的导演是谁,他从前的积累使他有能力且深谙如何展现暴力美学,这是很难得一见的。我看过很多充斥着暴力的电影,但是其中并没有展示真正的武打场面,你无法感受到其中的暴力美学,但是大卫·雷奇可以做到,他可以为你展示每一秒的精彩。

  Mtime:我们知道查理兹比你能打多了,但是从你个人实践经验上来看,一般如何展现打斗呢?

  詹姆斯·麦卡沃伊:我们的导演曾经是一个特技演员,也做过电影特技导演,专门负责管理特技演员,所以他不仅知道如何设计动作,也知道如何更好呈现给观众。导演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演员学会了动作,摄像机就可以开拍了。他在拍摄的时候往往是置身武打场面之中的,而不是远远的看着这些拳脚功夫。导演很细致,每一个镜头都是经过精心设计与考量的。

  Mtime:你喜欢拍这种场面吗?

  詹姆斯·麦卡沃伊:我拍这部电影的时候很开心,因为虽然武打戏都是精心设计好的,但他们也允许我即兴发挥,我特别喜欢这种即兴创作,尤其是当我的角色攻击别人的时候,变得很有意思。这部电影中既有设计好的打斗场面,也有即兴的对话,特别可爱。

  Mtime:你与查理兹搭戏的过程中印象最深的事情是什么?比如,在东柏林从事走私活动的那段打斗,那段场景很残酷……

“查理兹·塞隆和休·杰克曼有一拼。”
  詹姆斯·麦卡沃伊:她太了不起了,那场打斗在我看来堪称一绝。尽管风格不同,但你可以看到像《卧虎藏龙》里的轻功。口味是因人而异的,但我觉得,查理兹在这部电影里的表现更棒一些,她非常有牺牲精神,伤到自己的身体也在所不惜。

  Mtime:她在电影中打伤了自己?

  詹姆斯·麦卡沃伊:她伤到了自己的肋骨,还去看了牙科。我并没有夸大其词,她绝对是个斗士。她与那些壮汉打斗时,虽然没有人想要真的伤害谁,但谁也不能保证你不会不小心从楼梯上滑下来,她就经历了这种伤痛。另外,这不能为我们赚得更多报酬。她也没有这笔钱去支付离开的费用,我们每周在一起工作六天,每天都在零下十度的布达佩斯和柏林超负荷运转,即使这样她也从不抱怨。她就这样在战壕里摸爬滚打。我和一些很有名的动作明星有过合作,在我看来,她的表现与休·杰克曼有一拼,观众非常喜欢他们。

  Mtime:你事先有了解时代背景吗?还是只是随心表演?

“查理兹·塞隆和休·杰克曼有一拼。”
  詹姆斯·麦卡沃伊:电影用的是非写实的表现手法,所以对时代背景的展现不是很多。我觉得某种程度上,我们虚构了一个世界。侧重点在于谍报活动及间谍本身,然后尽可能的把他们展示出来。我们的电影基于现实,却非完全现实主义的视角告诉大家间谍是如何生活的,或者那个时代的谍报工作究竟如何开展。在战后,曾经的谍战参与者们遵守社会秩序,但同时也都有自己的秘密——有些人善于瞒天过海,但也被紧紧的受制于此。比如我的角色就是一个酗酒者。所以,谍报组织在寻找间谍时往往会重点关注酗酒者,一大原因是这些人通常主动透支自己的生命,以便早早带着秘密离开人世,这一点很令人唏嘘。

(更专业的影视媒体,更全面的票务周边服务,尽在时光网)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