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华东财经网 - 大盘

"《玉子》是我的第一部爱情电影"

时间:2018-08-11   来源:华东财经网    作者:王越    
"《玉子》是我的第一部爱情电影"

奉俊昊导演

  时光网讯
 奉俊昊导演的《玉子》今日正式亮相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影片还未上映,就已经在电影节首日的评审团媒体见面会上引发了争论。这部由流媒体巨头Netflix全额投资制作,并将于6月全球首播的电影究竟有没有资格获得金棕榈奖,成为了媒体关注的焦点。当日评审团主席佩德罗·阿莫多瓦一袭"金棕榈不会给网大"的发言,也为影片的竞赛之旅蒙上了阴影,但也不乏有评审委员威尔·史密斯这样的支持者。

  对于选择与Netflix的合作,奉俊昊导演日前在接受《CINE21》专访时强调他所看重的就是“导演的最终剪辑权”。在亲身经历了与《雪国列车》投资发行方韦恩斯坦要求强行删改影片内容后的摩擦对峙后,对“最终剪辑权”异常执着的奉俊昊只得另辟蹊径。

  在与《CINE21》的专访中,"喜欢不露痕迹的解体类型"的奉导将《玉子》定义为一部“爱情电影”,并表示对主人公玉子和美子,他付出了比以往任何角色都多的感情。那么《玉子》究竟是怎样一部电影呢?让我们先跟随导演的讲述来感受一下吧。

 “玉子”究竟是啥?

  奉俊昊导演在给自己的电影主人公取名字的时候,都带入了自己的迷之趣味。《玉子》中的动物叫玉子,少女叫美子;《绑架门口狗》中失踪的小狗叫顺子。导演笑言最开始片名总是被叫错,“什么奉子啊、英子啊、顺子什么的。”而对于美国人而言,他们可能都不知道“玉子”是个名字。对此,奉导解释道:“这是最土气的日本占领时期的起名方式。”换言之,就是有隐喻在其中。

  可能很多人都以为玉子是转基因生物,导演也对此做出了纠正,“玉子并非转基因,而是亲环境育种的产物,是在自然的基因突变后交配产下的猪。

"《玉子》是我的第一部爱情电影"

《玉子》海报

"它是我的第一部爱情电影"

  回顾奉俊昊导演不多的几部旧作,很容易找到一些和《玉子》相似的地方。美子寻找玉子的故事,和《绑架门口狗》中寻找小狗、《汉江怪物》中寻找小女儿类似,而片中进行舆论作秀的资本家形象,也让人联想到了《雪国列车》。

  对此奉俊昊导演表示:“蒂尔达·斯文顿的角色Lucy Mirando是制造出玉子的一家国际企业的CEO,从她想要创造世界这一点来看,和《雪国列车》中的维尔福德(艾德·哈里斯 饰)有相似的地方。另外在美子的立场上,《玉子》中美子从江原道来到曼哈顿的旅程,和《史密斯先生到华盛顿》相似,也和《雪国列车》中的柯蒂斯(克里斯·埃文斯 饰)从末节车厢前往车头的经历类似。”

  虽然在创作中会产生某些连贯性,但奉俊昊导演并不认为自己是故意为之,他更是强调在《玉子》中,并没有重点刻画《汉江怪物》中的那种家人关系。“这部电影并不像《汉江怪物》那样突出了家人的重要,它其实是个爱情故事,是我的第一部爱情电影,但对象是动物。”

  但随后奉俊昊导演还补充道:“少女和动物的话,可能有些人会联想到迪士尼动画,但是如果看过我以前的电影的话,就不会有那样的期待了。”

  纵观奉俊昊导演的所有电影作品,对于片中人物,导演总显得有些冷酷,感受不到丝毫的同情和怜悯。但奉俊昊导演强调他对于《玉子》的美子和玉子,付出比以往都多的情感,“我和他们一起哭一起笑,我爱着他们,特别是玉子非常的可爱。”

无奈放弃胶片

  此前在拍摄《雪国列车》的时候,还执着于35毫米胶片的奉俊昊导演与刚刚用胶片拍摄了《迷失Z城》和《移民》的摄影指导戴瑞斯·康吉,这一次竟选择了数字拍摄。对此,奉导透露这并非最初的打算。“最开始和戴瑞斯·康吉商量的时候,我们一拍即合都说‘就用35毫米胶片拍吧!’但是在确定投资者后,Netflix以复杂的理由表示为难,最后就改成了数字拍摄。但幸运的是,戴瑞斯·康吉赞助了全世界只有几台的名为Alexa 65的可以拍出70毫米胶片质感,并且拥有巨大容量的摄影机,还结合使用了Panavision镜头。感觉他兴奋的把所有能用到的东西都找来了。"

"《玉子》是我的第一部爱情电影"

《玉子》摄影指导戴瑞斯·康吉

“90分钟的电影是我的目标”

  奉俊昊导演透露《玉子》的时长为1小时55分钟,共进行了77次拍摄,900个镜头。对比来看《雪国列车》拍摄73回,超过1100个镜头;《母亲》拍了600个镜头,《杀人的回忆》和《怪物》都是800个镜头。说到这里,奉俊昊导演告诉记者他曾经偷偷问过崔东勋导演,听到他说拍过2400多个镜头后,他竟有些暗自开心。他坦言:“90分钟的电影是我的目标。不是因为预算问题,是我觉得太累。

谈合作伙伴

  共同编剧乔恩·容森以前的作品有《弗兰克》和《以眼杀人》,其作品中总有种令人心酸的幽默感,奉俊昊导演透露,《玉子》中的英语人物会传递出相似的感觉,“《弗兰克》我看的又哭又笑,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但我觉得我很能理解弗兰克,他和《玉子》中出现的使用英语的角色的感觉有相通的地方。”

  在《雪国列车》中,蒂尔达·斯文顿饰演的角色曼森让人联想到纳粹宣传部长戈培尔,而此次在《玉子》中饰演的Mirando似乎异曲同工。对于他们的不同,奉导也给出了他答案,“曼森的角色在蒂尔达·斯文顿出演之前就已经存在了,最开始是个男性角色,后来改了性别,但是Mirando最开始就锁定了蒂尔达·斯文顿,并且是与她一边商量一边写出来的角色。和宋康昊前辈一样,她是那种制造即兴台词的能力非常卓越的演员,所以我们一起创作,润色,后期录音的时候也有商议追加一些内容。她的男友Sandro Kopp还参与了电影概念图的创作,他们两个人还是《玉子》的共同制片人。

"《玉子》是我的第一部爱情电影"

蒂尔达·斯文顿《玉子》剧照

“创作”的另一个名字就是说谎

  奉俊昊导演很喜欢在电影中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比如在《母亲》中出现的刺大腿穴位会产生幻觉,以及《雪国列车》中工业废气能够引发幻觉的说法。《玉子》中保罗·达诺将承担这个职能。对于这个“恶趣味”,奉导引用了英格玛·伯格曼执导的《芬妮与亚历山大》(1982)中的解释——“‘创作’的另一个名字就是说谎。”

“Netflix感觉像社会主义”

  《玉子》是在奉俊昊导演、编剧乔恩·容森、摄影师戴瑞斯·康吉、蒂尔达·斯文顿、保罗·达诺、杰克·吉伦哈尔,以及VFX公司都敲定了之后,获得了Netflix的投资,再之后又有了PLAN B制作人的加入。负责《玉子》所有现场拍摄的是杰瑞米·克莱纳。他也是《月光男孩》《为奴十二年》《僵尸世界大战》的制片人。用奉俊昊导演的话说,就是“今年奥斯卡《月光男孩》获最佳影片时,站在舞台上的那个和《回到未来》中的George McFly(克利斯丁·格拉夫 饰)长得很像的那位。”

  此外《汉江怪物》的制作人金泰源、《母亲》的制作人徐宇植、《雪国列车》的制作人崔斗浩都分别承担了《玉子》的策划开发,韩国制作、美国选角以及演员经纪工作。

  对于选择Netflix,奉俊昊也给出了他的解释。“虽然在剧场没有机会大规模发行有些可惜,但还是可以在特定的时间段内在剧场上映。并且可以4K画质在线存档,然后无论任何时候想看就能看,没有广告和奇怪的字体,我觉得对于电影本身,这也是一种尊重。另外没有上映后的票房压力,点击量也不会对外公开,对于导演来说,可以全身心的投入创作,只要完成作品就好了。某种程度上来看,有些社会主义性质。《玉子》的制作费用为5700万美金,这种规模的影片在好莱坞,一般导演都无法获得最终剪辑权。但是Netflix明确保证了导演的最终剪辑权利,并且如果有需要的话,也明确说明了定级18禁也是可以的。"

"《玉子》是我的第一部爱情电影"

奉俊昊导演票房惨败的《绑架门口狗》

拍《玉子》为了赎罪

  从小就喜欢动物的奉俊昊导演,坦言拍摄《玉子》竟是为了赎罪!“我现在也养了一只叫朱妮的狗,虽然在《绑架门口狗》里并没有虐待狗,但仍然让他们吃了不少苦,所以《玉子》也有赎罪的意味。另外我拍摄《玉子》的契机还有一个,就是我唯一在追看的电视节目《TV动物农场》。并且我经常从移民美国的在动物保护协会工作的亲戚那里听到一些关于生命权的故事。"

喜欢漫画,但不喜欢漫威DC

  奉俊昊从小就喜欢漫画,并且自学漫画,最终这个技能都用在了创作电影脚本上。包括拍摄《雪国列车》,也是出于对原作漫画的喜爱。对他来说,电影的初始阶段是以分镜头脚本的形式在脑中存在的,剧本只不过是为了商业程序而写出来的文字材料。

  但谈到风靡全球的dc、漫威,他表示并不感冒,"漫威DC的漫画,从视觉上我很难投入。去美国的时候我会去Return to the Forbidden Planet那样的商店,专门翻找角落里的另类漫画书,我喜欢像《From Hell》、《老鼠》那样的绘本小说,还有很多有意思的加拿大作家,创作过《polian》和《氯气的味道》的Bastien Vives在韩国就很有人气,我就特别喜欢《polian》里的人体线条。"

谈未来计划
"《玉子》是我的第一部爱情电影"

《玉子》预告片


  奉俊昊导演透露在《玉子》之后,目前有两部电影正在准备中,都是小规模的电影。“在用四年的时间拍了《雪国列车》,又用四年的时间拍了《玉子》之后,我现在想多做些小而单纯的电影。”

  目前已知的其中一部作品就是和宋康昊第四度合作的《奇生虫》,影片投资发行方尚未敲定,目前预计于今年下半年投入筹备工作,明年年初开机。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