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华东财经网 - 乐活

中国首为艾滋感染者设独立考场被指歧视 校长回应

时间:2018-08-11   来源:华东财经网    作者:王越    

(原标题:“为艾滋病考生设独立高考考场”涉嫌歧视?一直陪伴这些考生的校长这样回应……)

从创办红丝带学校开始,郭小平就遭受了很多非议,但现实是,我们在没有任何经验的情况下开始了,结果是什么样谁也不知道。

但对与错,总是需要有人做了之后才能判断。

中国首为艾滋感染者设独立考场被指歧视 校长回应
2017年5月31日,山西临汾红丝带学校。“红丝带”学生参加高考,是中国首次为艾滋病毒感染者设立独立高考考场。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对话人物:

郭小平,曾任临汾市第三人民医院院长。2006年9月1日,他创办临汾红丝带学校,这是国内唯一一所艾滋病患儿学校,校长郭小平为解决艾滋病患儿上学问题奔走11年。2011年,山西省临汾市教育局批复成立临汾红丝带学校,该校正式纳入国家义务教育行列。

对话动机:

2017年5月31日,经临汾市教育部门批准,临汾红丝带学校将设立标准化考场,16名该校毕业生将在这里高考。这是中国首次为艾滋病感染者设独立高考考场。

此举引发舆论关注,也引来了争议与疑问。有人认为单独设立考场本身就是一种歧视,有人关心这些考生能否顺利进入大学,也有人担心艾滋病感染者进入大学的风险。

“高考只有一次,希望给学生一个平静的应考环境,这是一次让艾滋病患儿享受教育权的尝试。”虽说是“尝试”,郭小平却不敢冒这个险,因为事关孩子的前途,不光是他那16个考生,还有更多孩子。

单独设立考场正是基于这种保护。郭小平说,既是对艾滋病感染者学生的保护,也是对其他考生的保护。

中国首为艾滋感染者设独立考场被指歧视 校长回应
红丝带学校校长郭小平。他为解决艾滋病患儿上学问题奔走11年。

争议

“设单独考场,是怕给彼此带来恐慌”

剥洋葱:红丝带学校单独设立考场什么时候获批的?申请准备了多久?

郭小平:十多天以前获批的,我们和当地教委沟通,教委认为单独设立考场(的方式)比较好。

剥洋葱:申请单独设立考场是出于什么考量?

郭小平:一来担心我们16名艾滋病携带者毕业生走入考场时,给别的孩子带来恐慌,二来也怕这种恐慌反过来影响他们的发挥。设立单独考场,出于保证所有的考生都能在平静的心态和气氛下考试。

中国首为艾滋感染者设独立考场被指歧视 校长回应
红丝带学校文科考场的监控。

剥洋葱:考生的隐私信息是保密的,为什么会有“带来恐慌”的担心?

郭小平:这么多年,红丝带学校一直接收艾滋病感染者的学生,这在当地是一个明面上的情况,外界的志愿者对孩子们比较熟悉,包括一些高中生。万一在同场考试被人认出来,可能会给其他考生带来恐慌和害怕,这种情绪也会反过来影响我们的孩子。

剥洋葱:这种恐慌和害怕实际中发生过?还是提前的一种预判?

郭小平:这是再现实不过的现实。咱先不提歧视,毕竟国人对艾滋病的知晓率和认知还没达到不恐慌的程度。害怕是现实,应该理解。很多毕业生把高考当做改变命运的考试,我们不能冒险,最后因这些情绪使彼此受到影响。

剥洋葱:有人认为单独设立考场本身就是歧视,就像拿着喇叭告诉别人这些孩子的不同。

郭小平:很感谢这种说法,这说明大家对艾滋病感染者考生很关心。但热情归热情,总要考虑实际。这些孩子有特殊情况,特殊对待一下我认为不为过。这不是歧视,而是一种出于现实的保护,保护我们的孩子,也保护别的考生。

中国首为艾滋感染者设独立考场被指歧视 校长回应
红丝带学校学生在紧张备考。

过往

“16名毕业生,从中考到高考无一掉队”

剥洋葱:考场什么时候开始布置的?有什么特别的准备吗?

郭小平:和其他考点没有任何差异,该有的监控、屏蔽措施都有。

剥洋葱:红丝带学校的考生们对这个独立考场是什么反应?会有人觉得被区别对待吗?

郭小平:不会,三年前他们中考的时候就经历过一次,那时安保人员也来了,考场设备装上了,他们没见过这阵仗,会对突然而至的考场好奇、紧张。现在的紧张全部来自于高考,老师们尽力疏导,让他们正常发挥就好。

剥洋葱:三年前中考后,有没有学生考到别的高中?

郭小平:没有,当时的中考就是针对我们本校的学生考本校,16名当年的中考生就是现在的高考生,没有一个掉队。

他们也不可能到别的学校去,因为很难被接纳。学校一个学生上兴趣班,别的学生知道他是携带者,后来就不去了。

中国首为艾滋感染者设独立考场被指歧视 校长回应
课间操时间,孩子们正在做广播体操。

剥洋葱:有没有尝试送孩子们去普通的学校上学?

郭小平:我不敢,我不能拿着孩子的前途去尝试,他们不单是艾滋病感染儿童,很多孩子是失去双亲的孤儿,我担心他们因为不被接纳而受到伤害。

他们每天都要吃药,定期检查治疗,在普通学校难免被人知道。将心比心地想,普通的班级里如果知道有个艾滋病感染儿童,能不担心吗?所以我们不敢冒险。

大学

“我告诉孩子挺过困境,不能因此放弃读书”

剥洋葱:16名学生中有没有“种子选手”?

郭小平:我们有一个孩子考一本问题不大,三四个能上二本、三本。其他考生就算没上本科,我也不建议他们复读,上个学技术的专科也不错。我觉得我的学生们都能考上大学。

剥洋葱:孩子们对上大学是什么样的心态?是否担心再次面临不被接纳?

郭小平:他们很想上大学,觉得读了大学就会让命运发生改变。我会告诉他们可能面临的困境,比如进入宿舍被同学知道了怎么办,面临歧视不被理解怎么办。我的建议是挺过去,不能因此放弃读书。我相信我的学生,他们的善良、能力会让别人带来改观。

中国首为艾滋感染者设独立考场被指歧视 校长回应
红丝带学校的学生们。

剥洋葱:你怎么向孩子们解释社会上的不被接纳,甚至歧视?

郭小平:我和孩子们倒好解释。孩子们奔着健康来学校的,六七岁的孩子需要有人能叮嘱他们按时吃药。长大一些了就要接受知识和教育。他们需要清楚途径传播,比如谈恋爱要注意些什么,不能不管不顾。

我是学医的,我希望能从这一代年轻的感染者这里阻断病毒传播,首先就得让他们认识自己、接纳自己,这样才能更好地保护别人。

剥洋葱:高考过后很快就面临报考大学,你会给你的学生描绘怎样的未来?

郭小平:未来肯定会面临很多现实困难,但先考上大学再说。我建议他们能学计算机、传媒,将来能到艾滋病防治机构、基金会、协会等单位工作,这些地方对他们的接纳度更高,他们的专业也能用在普及常识、艾滋病的预防上。

未来

“疲倦、困惑,但要做下去,孩子不能没人管”

剥洋葱:你和红丝带学校一直像个保护者,有人认为学校的标签反而把孩子们和社会隔离了。

郭小平:我从创办学校开始就遭受了很多非议,但现实是我们在没有任何经验的情况下开始了,结果是什么样谁也不知道。但对与错总是需要有人做了之后才能判断。

中国首为艾滋感染者设独立考场被指歧视 校长回应
红丝带学校的学生们。

剥洋葱:办学的这些年,你最困惑的是什么?会疲倦吗?坚持下去的动力在哪里?

郭小平:非常疲倦,也一直在困惑。艾滋病的常识在普及,一到世界艾滋病日,媒体也在关注,呼吁不要歧视,但感觉公众总是卡在对艾滋病的认知上,或者知道了,但接纳他们一起学习、工作的现实还迟迟不能到来。

我理解这还在一定的阶段中,我们只能在这个阶段中继续做下去,不然孩子没人管了。

剥洋葱:这些年包括彭丽媛、濮存昕都关注了红丝带学校,很多人也在普及艾滋病常识,这给外界对学校的看法带来的最大改变是什么?

郭小平:能让学生受到高中教育就是改变,能考大学更是改变。否则孩子的命都不知道在哪呢,别说命运了。政府、志愿者、社会的关心,也是学生们活到今天的动力。

剥洋葱:你对孩子们的未来有什么期待?


郭小平:他们的未来,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社会的包容和理解,只有普通人愿意和他们一起上学了、工作了,艾滋病感染儿童的未来才有实实在在的希望。

中国首次为16名艾滋病感染者设独立高考考场

5月31日,记者从临汾市教育部门了解到:经批准,临汾红丝带学校高中班的16名毕业生,将在该校设立的标准化考场单独进行高考。“这是中国首次为艾滋病感染者设立独立的高考考场,具有划时代的意义。”该校校长郭小平说。

中国首为艾滋感染者设独立考场被指歧视 校长回应 本文来源:剥洋葱people 作者:刘珍妮 责任编辑:王征_B7526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