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华东财经网 - 财经

比新冠病毒还厉害的是“逆全球化排外病毒”

时间:2020-02-12   来源:华东财经网    作者:顾盼娟    

原标题:比新冠病毒还厉害的是“逆全球化排外病毒”

■ 文 | 宋鸿兵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国际上掀起了一股新的排华情绪。德国《明镜》周刊2月的封面文章竟称“新型冠状病毒:中国制造”,引发世人侧目;在疫情并不明显的意大利,亚洲面孔受到当地人抵制;在英国,中餐馆的生意一落千丈;在美国,中国女生被辱骂为“中国病毒”......多国航空公司停飞中国航班,美国甚至禁止来自中国的旅客入境。一时间,欧美国家对中国新冠肺炎做出的激烈反应令人咋舌。

新冠肺炎的致死率远不及当年的SARS,2003年中国非典最严重的时刻,欧美也并未出现如此极端的排华情绪。

远比新冠肺炎波及更广的病毒还有不少。2009年,美国曾爆发过H1N1病毒,当时被视为国际紧急事件,并被明确定义为全球性传染病。该病毒造成了6000多万人感染,至少18449人死亡。当时并没有一个国家向公民发出撤离美国的通知,国际航空公司也没有一家对美国进行全面停飞,更没有人宣称说病毒是“美国制造”。

很明显,病毒本身的致死率和传染性并非一个社会突发排外“疫情”的主因,西方舆论才是社会病毒传播的“华南海鲜市场”,而当今无所不在的社交媒体造成了“聚集性传染”的爆发效应。

而“排外病毒”呢?就是西方社会贫富分化和年轻人机会减少所激发出的高毒素的“怨恨”!正是这种“怨恨”病毒导致社会情绪的极端化,德国温和派失势、英国脱欧、意大利民粹上台、美国极右势力抬头,以及四处可见的全球化潮流逆转的迹象。中世纪黑死病大爆发时,犹太人被当成病毒传播之源而备受迫害;当德国觉得生存空间“不够”时,威廉二世就祭出“黄祸论”来刺激对外扩张的帝国主义情绪。每当西方社会内部矛盾激化,而又无法自我调节时,排外就成为政客煽动“乌合之众”最有效的利器。

21世纪世界金融危机之后的西方社会,再次出现“怨恨”病毒的失控疫情,排外情绪类似发烧,仅仅是一种外在的“体征表现”,而真正的病源是在“经济肺部”,病根是货币超发造成的大规模财富转移!它破坏了财富分配的公平契约,压制了生产力的和谐发展,颠覆了全球分工的红利分享,瓦解了民主社会的基石,剥夺了年轻一代的经济自由!

不搞清当今货币的财富收割机制,就无法看透种种社会乱象的本质。

2019年9月美国货币市场爆发的钱荒,就是我们理解货币财富收割机原理的典型案例。

自钱荒爆发以来,仅仅4个月的时间,美联储通过买进短期国债和短期回购向市场注入了5000亿美元的资金,使得自2017年10月以来的缩表成果“折损”过半(缩表7000亿)。毫无疑问,任何没有真实财富增长的大规模印钞行为,都将导致社会财富的重新分配,输家自然是普罗大众,而真正的赢家呢?

国际清算银行(BIS)2019年12月发表对9月钱荒的深度分析报告,援引大量市场数据指出,对冲基金近年来在回购市场中相当活跃,它们高度依赖从回购市场中进行隔夜融资,在固定收益资产和利率衍生品之间进行套利,以高倍杠杆的方式博取超额利润。它们毫不费力就能赚得盆满钵满,其盈利模式体现出金融大盗“虹吸”社会财富的高超伎俩。

当大盗们由于过度亢奋所使用的高倍杠杆最终爆出问题,这就导致了“钱荒”危机。美联储不是“亲妈”,却胜似“亲妈”。“有机扩表”印出来的5000亿美元,间接帮助金融大盗们堵上了资金黑洞。大盗们现在又满血复活了,继续进行高倍杠杆的社会财富盗窃冒险。不对!由于有了美联储的印钞“担保”,大盗们已不必提心吊胆的盗窃,而是明火执仗的打劫。更妙的是,因为没有具体的受害者,所以无人报案。

凯恩斯对货币贬值的评价可谓一针见血:“用这个办法,政府可以秘密和难以察觉地没收人民的财富,一百万人中也很难有一个人能够发现这种偷窃行为。”

凯恩斯时代的盗窃手段与今天相比简直就是小儿科。80年来,货币超发经历了从猿到人的进化飞跃,法币替代了黄金,影子货币替代了法币,货币超发的效率提高了成百上千倍,而普罗大众面对极端复杂的现代金融体系,理解力也下降了成百上千倍。

逆全球化的思潮并非无缘无故,西方排外情绪病有其因。财富被盗,机会减少,怨恨必生!要理解这一切究竟是如何发生的,我们就必须洞察货币的财富收割原理。

本文节选自鸿学院微课堂 《美联储变相大搞QE4,人民币被迫硬抗升值潮》 ,请搜索 【宋鸿兵观天下】 公众号,了解课程详情!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