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华东财经网 - 财经

邓海清:GDP全面超预期上修 货币“大宽松”必要性降低

时间:2020-01-21   来源:华东财经网    作者:顾盼娟    

原标题:邓海清:GDP全面超预期上修 货币“大宽松”必要性降低

近日,国家统计局在其官方数据库中将2014-2018年GDP同比增速悉数上调0.1个百分点。

同时,根据统计局18日发布的《2019年四季度和全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初步核算结果》,2014-2018年季度GDP同比增速也分别上调0.1或0.2个百分点。

此次GDP修订幅度远超市场预期

2018-2019年是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年份,此前的2019年11月22日,统计局公布了对2018年名义GDP的修订结果, 数据显示,修订后的2018年GDP为919281亿元,与2018年初步核算数900309亿元相比, 总量和幅度分别增加18972亿元和2. 1%

2019年11月由于是对名义GDP的修订,而翻一番目标是实际GDP,且仅仅修订了2018年数据,所以当时的修订对完成目标影响并不大。

而此次修订的影响重大,此次修订是对实际GDP的修订,且对2014-2018年均进行修订,而且修订幅度超出市场此前预期。

2000年以来,我国对GDP进行过五次大修正,分别是:第一、二、三次经济普查、2017年中国核算体系变革、2018年统计局下修GDP。

第三次经济普查后,2008-2013年各年平均GDP增速上调了0.08%,考虑之前每一次经济普查上修幅度均弱于前一次, 市场普遍预期第四次经济普查对2014-2018年的上调幅度弱于第三次,可能在0.05%左右。

实际结果是,2014-2018年各年均上调0.1%,超过了第三次的上调幅度,更远超市场预期的上调幅度,这会对完成翻一番目标产生重要影响。

2020年GDP增速达到5.52%即可实现“翻一番”的目标

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十三五”规划的收官之年。2012年,十八大对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提出新要求,即“国内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

十八大报告中提出的GDP翻一番即指扣除价格因素后不变价GDP翻一番。

2019年12月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继续强调,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十三五”规划目标任务是明年全党工作的重中之重。

由于统计局公布的数值是经过四舍五入之后保留一位小数的结果,这样计算存在误差,尤其是在经过了多年的累计之后,这一误差已不可忽视。更为精确的计算方式是直接利用不变价GDP或实际GDP指数推算GDP同比增速。

我们根据不变价GDP指数计算出2011—2018年的实际GDP增速,根据2018年和2019年的不变价GDP计算出2019年的实际GDP增速。

我们发现,按此种方法计算出的GDP实际同比增速要比统计局公布的修正后的数值还要高, 因此,以此种方式推算出的2020年实现翻一番目标所需的GDP增速要比通过统计局按照四舍五入的方式公布的保留一位小数的数据推算出的GDP增速更低。

推算的结果是,2020年要想实现实际GDP较2010年翻一番的目标,GDP实际增速只需要保持在5.52%以上即可!

这一增速比此前外界普遍估算的压力要小的多,根据之前的GDP增速,市场普遍认为2020年GDP实际增速需要保持6%以上方能实现翻一番的目标。

这意味着2020年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稳增长的压力大大缓解,货币政策进一步宽松(尤其是狭义“宽货币”)的必要性下降。

从近期各地“两会”公布的2020年GDP增速目标来看,2020年目标也多数较2019年目标有所下调。 截至1月18日,已有29个省份公布2020年经济发展预期目标,有7个省份经济增长目标与上一年持平,20个省份下调,仅天津上调。

2020年新周期归来,股市“性感”、债市“鸡肋”

我们近期一直强调,2020年可能类似2016年“新周期归来”。我们看好2020年经济的主要逻辑包括:

1、全球经济可能已经触底。

2、中美贸易缓和。

3、我们从三季度开始持续看好的汽车周期回暖。

4、我们看好补库存周期。

我们将房地产投资小幅回落作为中性基准假设,考虑到出口、汽车、库存的拉动作用,我们认为2020年经济弱复苏的可能性较大。

在周期股普遍仍处于绝对低估值之时, 我们长期看好中国股市“健康牛”,特别看好周期股的表现。

对于债券市场,近期的上涨超出很多人的预期,因为市场此前普遍看空一季度债券市场。我们在1月9日报告《通胀预期高点显著下降,央行货币政策少了点“猪烦恼”》中指出, “近期市场普遍对债市一季度偏悲观,我们并不太认同 ,主要原因在于央行货币政策收紧的可能性基本不存在,目前长端债券收益率与货币市场利率之差仍然处于历史较高水平,而且利空因素已经基本全都被市场预期,包括经济、供给、中美、通胀、股市等,这反而导致债市大幅调整难度较大”。

对于2020年债券市场,我们反复强调,需要重点参考2016年,基于基本面而看空特别是做空债市的逻辑存在较大风险,即在紧货币之前,债券收益率下行和经济上行是可以并存的,且持续时间在2016年长达8-10个月。

对于短期的债券市场,随着收益率逐渐下降,且GDP上修导致宽货币的必要性也下降,继续看多特别是做多的意义也已经下降,剩余空间并不是没有,但已经是“鱼尾”和“鸡肋”,且市场情绪可能已经达到阶段性高点,风险正在累积。

从2020年全年看,如果不出现房地产大幅下滑、中美贸易战加码导致无法实现翻一番目标所需的实际GDP增速 5.52%,则货币大幅放松的必要性并不大。如果OMO利率不下调或者仅略微下调,则债券收益率仍将呈现震荡市特点, 我们认为2020年债券市场整体为“鸡肋”式震荡市。

来源:金融界网站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