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华东财经网 - 财经

全球债务扩张的几种大结局

时间:2020-01-21   来源:华东财经网    作者:顾盼娟    

原标题:全球债务扩张的几种大结局

来源:华泰证券

核心观点

核心观点

债务本身是中性的,积极和消极的债务积累主要取决于生产要素的发展和衰退,当前全球处在生产要素困局,负面债务不断积累。科技革命提高全要素生产率进而提高经济潜在增速,可以降低宏微观的杠杆率,使债务风险降低,但在此之前,我们建议关注三至五年内可能出现的宏观投资机会:一是债务危机,危机国家无风险利率短期可能大幅下行;二是负利率环境如继续扩散,欧元区和日本利率债投资可能逐渐进入“博傻”阶段,可看多黄金,而对抗负利率趋势的逆周期政策刺激可能短期内拉动利率反转,并带来权益市场的阶段性机会;三是战争风险,可看多避险资产。

债务本身是中性的

债务从人类历史发展看是中性的,美国建国至今经历过多次债务危机,但经济增长都得到了重新修复,债务不仅在美国经济发展中起到重要作用,在二战后的欧洲日本经济发展中,及我国改革开放过程中都起到重要作用。但我们认为,积极和消极的债务积累主要取决于生产要素的发展和衰退,生产要素发展时是积极债务积累,生产要素困局时是负面债务积累,当前全球处在生产要素困局,欧日老龄化及资源匮乏问题严重,印度、越南人口数量红利受制于经济体量、社会制度等因素,中国人口质量红利短期无法充分发挥,新一轮科技周期尚较难实现,此时负面债务不断积累。

债务扩张走向可能的几种悲观结局

我们认为,债务扩张的悲观结局可分为三种:第一是挑起战争,这种发生可能性最小,但却是人类灾难。第二是经济危机。欧洲处于生产要素困局,负面债务持续积累。欧洲目前主要资产价格泡沫在债券市场,我们尚未看到债券泡沫能够出现反转。中国宏观杠杆率已过高,最大的风险来自于猪油共振带来的通胀失控,央行连续加息刺破房地产泡沫。而美国在暂停债务上限后开始快速发债,如果继续为了支撑经济扩大债务,一旦经济出现反转,就容易引起股市与经济负反馈。当债权人不因为美国是第一强国而相信美国债务时,将形成债务危机。第三是全球走向愈加严重的负利率。

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一轮科技革命有望化解债务风险

科技革命提高全要素生产率进而提高经济潜在增速,并不一定能降低债务,但是可以降低宏微观的杠杆率,使债务风险降低。从作用机制上看,有两种方式,微观上看,股市繁荣带动企业所有者权益改善,降低微观资产负债率,20世纪90年代科技周期驱动的克林顿繁荣实现债务化解,与2009年至今美股10年长牛做大所有者权益对冲债务风险均是典型案例。宏观上,债务维持稳定,通过科技周期提升全要素生产率做大分母GDP,可以实现宏观杠杆率(债务/GDP)的降低,此外,科技进步、技术创新、全要素生产率的提升可以提高资本回报率,也会带来宏观杠杆率的下降。

在新科技周期暂未出现时,三至五年内可能出现的宏观投资机会

我们认为新一轮科技革命会带来一级市场长期投资机会,但这些公司可能当前尚未组建、或尚在初创期。在新科技周期尚未出现前,我们认为可能出现几类宏观格局,并产生相应投资机会:一是大规模的债务危机,对发生危机的国家,无风险利率短期可能大幅下行,股票等风险资产可寻找抄底机会。二是负利率环境如继续扩散,欧元区和日本股市波动可能增大,利率债投资可能逐渐进入“博傻”阶段,可看多黄金;而对抗负利率趋势的逆周期政策刺激可能短期内拉动利率反转,并带来权益市场的阶段性机会。三是战争风险,整体不利于风险资产,可看多黄金和瑞郎等避险资产。

风险提示:全球经济复苏不及预期;地缘政治因素等不确定性因素加大。

来源:金融界网站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