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华东财经网 - 财经

红利!市场新一轮行情启动!?

时间:2019-12-28   来源:华东财经网    作者:顾盼娟    

原标题:红利!市场新一轮行情启动!?

来源:米筐投资

虽然告别了2019,迎来了2020,但是,世界经济长趋势下台阶、潜在增速一降再降、人口趋势性衰老、安全资产荒等等问题还在。

那些无法回避的暗雷,依然还会时不时的提醒世人,风险远没有一厢情愿的缓解了。即使有些缓解了,但也是高危缓释,排雷依旧继续。

从政治格局百年巨变到几乎所有产业大洗澡,再到居民个人投资领域的一堂堂风险教育课,残酷而真实。

生态环境级的巨变,已经让世界涌现出了天量慌不择路的逃命资本。

谁来保护货币泛滥后时代的财富?谁来定义真正的财富究竟是什么?中国开放资本市场的战略有没有背后的深意?

红利深藏表象之下。

1

其实,有些话已经说了无数遍了,只是成年人不可能被说服,只能靠天启。那些吃过亏的人,往往更加清楚市场铁拳的滋味。

真诚的建议,请大家忘记快钱,忘记暴富,忘记高杠杆泡沫继续高危上行, 因为史诗级的潮水之后,我们已经不得不面对全球诸多央行大佬们的束手无策。

想想国内金融创新加的杠杆为什么被大面积清盘?再想想金融去杠杆谁在付出代价?为什么银行存款也要不保本?

这些表象的背后都在直指一个真相: 社会躺着赚钱的太多了,已经负担不起背不动了。

如果还是不明白,咱们举个例子就好,印的钞票什么时候最有用,最硬?

答案是资本极度稀缺的时候,有点类似于咱们刚改革开放一样,资本极度稀缺,这个时候资本在生产环节投入会被万般宠爱,参与分配分的也多。

外资进入一个国家,从来都不是来做好人好事的,有钱赚才是王道。

但我们现在遇到的情况是什么呢?

全球将近一半的国家货币定价开始变为负值了,也就是大家吵的比较多的负利率陷阱的问题,利率就是对货币的开价,负利率就是开的负价。

2018年之后,资本货币作为生产投入的要素之一,重要性已经开始大规模变为负值了,跟钢铁产能过剩、煤炭产能过剩其实是一回事。

货币产能也过剩了。

一个铁的事实,药不停,但很多国家的货币政策早已“失灵”。

属于,无奈,瞎折腾。

货币失灵怎么治呢?

自然界的规则是,灭霸响指的逻辑,一个响指世界物种消灭了一半,资源和物种之间的矛盾就解决了。

社会学的规则是“不抛弃、不放弃”,一个字“拖”。

社会科学能不能超越自然物理科学而独立存在呢?

谁该是代价的问题,无解。

当前的世界有没有“灭霸机制”呢?

有,但是一个博弈的过程。

这个问题敏感,已经在上篇文章着重谈过,世界经济的五大铁的真相,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翻一翻看一看。

转发收藏此文,这些核心逻辑没有时效性,方便反复复看。

2

当前,货币政策“弹尽粮绝”。

这是21世纪我们面对的最大挑战,也是信用货币曾经摆脱“金本位紧缩束缚”之后,几十年肆无忌惮印钞狂飙,让世界经济迅速从紧缩走向另一个极端“超级通胀漩涡”。

从冰河期,到火热季,冰与火的考验,再次证明社会学并不能逃脱自然物理气候环境的约束。

更为严峻的是,至今各国还在争吵、打架。

因为没有人主动愿意成为那个“代价”。

2019年3季度之后,全球负利率债券规模下降了几万亿美元,从占全球GDP的20%高峰,下滑到15%左右。

这个规模表面上看着并没有什么危险,但如果你在加上占全球35%左右的0利率债券规模,两者相加,你就会发现,0利率和负利率债券规模这几年已经悄悄的占据了全球债券规模的近50%。

如上图所示,国际黄金的价格一直是跟负利率债券规模成正相关的,本轮黄金的牛市能走多高,将跟负利率债券规模的趋势有着根本的联系。

笔者的观点很明确,2018年开启的黄金牛市,远远没有结束,也就是很肯定的讲1500美元不是本轮黄金牛市的终点,未来还有故事要讲。

负利率这颗毒药为什么这么多国家会服下呢?

国家信用坍塌的结果。这个概念看起来宏观,但其实很简单,也就是货币滥发透支信用造成的国家信用失稳。

总之,祸害很大,轻则生活物资涨价,重则国家历史周期律就要起作用了。

点到为止,年底了咱们尽量安全第一。

3

2019年四季度,美联储按下了暂停键。

有很多经济学者都在说,经济大胆周期又要来了。

短期内,美国经济数据确实有一些亮点,但要警惕的是,美国经济就是美股的全部基本面吗?

美股是世界各国头部公司的集合地。

美股的高企跟全球性的宽松之后再宽松有着直接的联系,还有就是美国公司低价融资回购自己股票的操作,美股的目标是天空也不是没有道理。

任何史诗级泡沫的背后都是Power的衍生品,美股,中房无一不是这个逻辑,做空美股,首先要做空美国国债,这个没有一点实力,根本没戏,做空中房就更可笑了,一级市场筹码都在老大手里,二级市场筹码又被冷冻了,房价这个事情刚需一定要早点看明白,尽早上车,少吐槽。

货币政策失灵,其根本原因在于存量货币已经太多了,货币宽松持续十几年,最核心的改变是民间货币力量膨胀了,不听话了。

德国和法国的办法是宽松继续,一条路走到黑,我们的办法是,疏导,房地产的池子里冷冻一批,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注销一批,现在是启动财政分配机制定向宽松孵化优质实体资产。

货币泛滥后时代,一边是悬崖,一边是峭壁,谁能保持战略定力,不腿软妥协往下跳,在峭壁上慢慢凿出一条道,度过险境,谁就能成为世界财富最终追逐的那个核心的“Power”。

2020年,将是中国金融开放的真正元年,必将跌宕起伏,资本市场这个新池子里的故事也会非常精彩。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