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华东财经网 - 财经

拓展金融合作,推进南亚国家“一带一路”建设

时间:2019-06-12   来源:华东财经网    作者:顾盼娟    

原标题:拓展金融合作,推进南亚国家“一带一路”建设

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框架中,南亚拥有牵连东西、联动南北、沟通海陆的区位优势,具有其它地区难以企及的枢纽地位,特别是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国和斯里兰卡等四个主要国家,更在“一带一路”倡议实施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一、南亚国家“一带一路”建设成绩斐然

近年来,中国和南亚国家在“一带一路”倡议下的合作已取得积极进展。

基础设施建设是重点合作领域,铁路、公路、港口、电力、通信等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合作成效显著,以瓜达尔港为代表的一批重点项目极大促进了当地经济和社会发展。

贸易合作呈现强劲发展势头,据《21世纪经济报道》,2017年中国与南亚各国双边贸易已达1200多亿美元,同比增长了14.6%,与南亚国家进出口总额占“一带一路”国家进出口总额的8.8%。

金融合作稳步推进,南亚国家资金需求巨大,我国积极尝试以各种方式满足项目资金需求,探索开展多元化的金融合作。2018年5月,由深圳证券交易所与上海证券交易所组成的中方联合体成功竞得孟加拉国达卡证券交易所(简称达卡交易所)25%的股权,两国将共同参与和支持“一带一路”建设,促进两国资本市场的合作发展。

二、南亚四国金融体系的主要特点

南亚四国地理位置相近,历史上都曾是英国殖民地,现仍为英联邦成员国,金融体系受英国影响较为明显,具备一定共性。不过,由于四国经济发展水平存在差异,资源禀赋也有不同,因此在金融体系的实际运行中,各国也存在自身特点。

1

金融体系形成较早、相对完备

客观地说,四国金融体系在它们独立前已经建立,四国相关金融法律的制订多数在建国之后不久,而且覆盖中央银行、商业银行以及外汇、证券等不同领域,反映出它们的金融体系构成较为完备。

四国根据银行业、保险业和证券业的行业划分规定了不同的监管主体,还根据银行业务和区域开展方向规定了特定的监管主体,不过总体而言中央银行处于金融监管体系的核心。

以印度为例,其银行业监管思路是根据银行机构类型和业务开展方向,分别规定不同的监管主体,有些金融机构则同时具备监管职能和商业银行职能,而印度央行仍是最主要的监管机构。

表1 各国金融体系立法和监管机构概况

资料来源:各国央行网站

2

货币政策兼顾内外部均衡与稳定

货币政策是影响金融体系运行的关键因素,四国均以经济发展与国际收支均衡为目标建立了货币政策操作体系,其中内部以利率为操作工具,外部以汇率基本稳定为调控目标。

利率政策方面,四国中央银行都实施利率走廊机制,通过公开市场操作调节银行间市场隔夜利率水平,将市场加权平均隔夜利率(Weighted Average Call Rate,简称 WACR)控制在其事先设定好的利率走廊区间内。

各国利率走廊上限利率一般为商业银行流动性不足时以合格押品作为抵押物向央行融入资金的利率,利率走廊下限一般为商业银行向央行融出多余流动性的利率。中央银行通过买卖国债、调节存款准备金率以及窗口指导等公开市场操作确保WACR在利率走廊设定的利率区间中运行,印度和巴基斯坦还在利率走廊中设定了单一隔夜回购指导利率,对WACR给予更加明确的指导。

表2 四国央行货币工具利率水平

数据来源:四国央行网站

汇率政策方面,四国均于1993年-2003年间先后实施了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汇率主要由市场供需决定,并且均实现了经常项目下的货币自由兑换,但对资本项目仍存在外汇管制。

在银行间外汇市场,经许可的交易商(主要是商业银行)可自由开展即期和远期外汇交易,央行于必要时在银行间市场买卖外汇进行干预,以维持汇率的相对稳定。四国银行间外汇市场的报价和交易机制和我国银行间外汇市场交易机制较为相似,除巴基斯坦央行不公布官方参考汇率外,其他三国央行均每日公布官方参考汇率。

表3 四国外汇市场及汇率情况

数据来源:IMF报告(2016),彭博资讯

3

金融市场开放程度较高,银行体系地位突出

四国金融市场对外开放度较高。以债券市场为例,外国投资者只需在一级交易商或者其他商业银行开立证券投资账户和本币兑换账户,即可通过一级交易商或其他商业银行购买银行间市场国债,也可在证券交易所购买挂牌上市的国债和信用债。

股票市场方面,斯里兰卡证交所规定符合条件的本国和外国公司,在获得证券交易所批准后,可上市募集股票或者发行债券。外国投资者可通过商业银行账户任意买卖股票,且账户数量不受限制。

四国的商业银行在金融体系中占主导地位,可以提供广泛的金融服务,并且是金融市场的主要参与者。从构成来看,既包括大型国有商业银行、私营商业银行、外资商业银行,也包括为实现国家特定发展目标的开发性银行、以开展普惠金融业务为主的地区性城市、农村合作银行以及小额信贷银行等。银行体系丰富的构成,加之不同类型银行提供服务领域的差异化和专业化,确立了银行体系在金融体系中的突出地位。

表4 四国银行体系概况

数据来源:四国央行网站和央行年报

4

国债市场发展尚不均衡

国债市场在金融市场体系中发挥重要的基准作用。南亚四国均建立了较为完善的国债发行机制。国债按期限分为短期国债(T-Bill)和中长期国债(Treasury Bond),品种包括零息债券、固息债券和浮息债券。

除印度是财政部为国债发行人,其他三国都是央行作为政府的代理在银行间市场发行国债。四国都规定只有一级交易商可以直接参与国债的招标发行,其他投资者可通过一级交易商间接参与国债一级市场发行。

相比国债一级市场的发行量而言,四国的国债二级市场交易都不活跃。印度国债市场虽然规模庞大,但二级市场交易量与一级市场发行规模存在明显分化。

表5 四国国债市场情况

数据来源:四国央行网站,彭博资讯

5

印度金融市场发展水平显著高于其他国家

股票市场方面,印度的两大证券交易所——孟买证券交易所(Bombay Stock Exchange,以下简称BSE)和国家证券交易所(National Stock Exchange of India,以下简称NSE)——在全球资本市场享有盛誉,且金融衍生品市场发展速度位居全球首位。

信用债市场方面,印度的信用债券多在证券交易所以私募方式发行。截至目前,印度公司债券余额约折5700亿美元。尽管与其他三国相比,印度的信用债券市场规模最大,但相比本国的国债和股票市场,无论是市场规模还是交易活跃度来看,信用债券市场的发展仍明显滞后于国债市场和股票市场。

外汇市场方面,印度银行间外汇市场品种丰富,交易较为活跃,其中即期交易日均交易量约80亿美元,远期及掉期日均交易量约30亿美元,期权交易量日均1亿美元,证券交易所期权期货日均交易量约30亿美元。而其他三国银行间外汇市场,交易量极为有限。以斯里兰卡为例,其即期全年交易量仅约60亿美元,不及印度外汇市场的每日交易量。

表6 四国证券市场基本情况

数据来源:各证券交易所2017-2018年报,彭博资讯

6

普惠金融具有鲜明特点

南亚国家经济发展比较落后,农村地区较多,各国都具有发展普惠金融的强烈需求。其中孟加拉国从20世纪70年代起开始探索小额信贷模式,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其影响力已波及全世界许多国家。孟加拉国格莱珉模式已成为亚洲地区最流行并被广泛复制的模式。除格莱珉银行外,截至2011年10月,有599家机构在孟加拉国小微信贷监管局注册,可开展小额贷款业务。

此外,印度普惠金融的发展也颇具特色,通过鲜明的层次性,各金融机构既能权责明确、又相互协作,从而组成了较为完善、适合本国国情的普惠金融体系。

三、拓展与南亚国家金融合作的设想

1

加强债券市场合作

可尝试推动四国政府在银行间市场发行熊猫债,解决其国内基础设施建设面临的巨大资金需求。此外,目前南亚主要国家均已进入银行间债券市场投资,未来可进一步推动各国扩大人民币债券投资规模,提高该国政府的投资收益。

2

深入开展资本市场合作

一是随着人民币海外基金业务规模快速增长,可探索在四国证券交易所发行挂钩人民币海外基金的指数产品。

二是南亚四国虽然现阶段经济发展比较落后,但经济增长韧性较强,经济增速保持了较高的水平,未来可尝试发行与各国股票市场挂钩的指数产品和相关衍生品,为投资者提供共享各国在一带一路倡议下经济增长红利的投资机会。

三是未来可充分利用各国金融市场的开放政策,尝试推动承担基础设施建设的项目公司在当地证券交易所发行股票和公司债券募资,解决基础设施项目资金来源,并推动当地公司债券和股票市场的发展。

3

积极探索小微金融领域的合作创新

如推动中资银行分支机构学习当地开展小微金融的成功经验,进而结合中国国内实际情况设计小微金融服务方案。或在中国金融市场对外开放的背景下,尝试推动南亚各国的主要小微金融服务机构与我国境内城商行、农商行开展股权合作,合资建立小微金融公司或小微银行,为我国普惠金融的发展添砖加瓦。

作者:王凯、于岩群,中国进出口银行

原文《拓展金融合作,推进南亚国家“一带一路”建设》全文将刊载于中国外汇交易中心主办《中国货币市场》杂志2019.6总第212期。

关注我们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