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华东财经网 - 艺术

橄榄专访 | 他的琴声包罗万象,而清澈见底

时间:2018-11-03   来源:华东财经网    作者:季秋然    

原标题:橄榄专访 | 他的琴声包罗万象,而清澈见底

橄榄原创视频专访

詹姆士·海涅斯

橄榄古典音乐原创视频 / 文章

采访时间:2018年10月20日

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小编很少会用 完美这个词

来形容一个年轻演奏家

然而 詹姆士·海涅斯是例外

趁着他来 凯迪拉克·上海音乐厅演奏契机

橄榄对他进行了专访

如果你在豆瓣音乐上搜

James Ehnes

你会惊讶地发现他的唱片

几乎都是九分以上好评

1.罕见的“全才型”小提琴家

詹姆士·海涅斯是一位罕见的“全才”小提琴家。小编纵观自己所熟悉的近百位小提琴大师的演奏,发现一个很普遍的现象:擅长拉帕格尼尼、维尼亚夫斯基的小提琴家,通常拉不好贝多芬和莫扎特;能驾驭萨拉萨蒂、克莱斯勒炫技小品的,大多过不了巴赫这一关;就算通吃巴洛克、古典和浪漫主义作品,也没多少人能拿下巴托克、普罗科菲耶夫、布里顿、肖斯塔科维奇等现代怪杰;就算以上作品都没问题,也很少有人能兼顾美国现当代作品。

然而,詹姆斯·海涅斯是少数能把以上风格作品全部驾驭自如的小提琴家!他的演奏技术非常扎实,下面我们欣赏一段他演奏的巴奇尼炫技名曲《小精灵之舞》,各种连跳弓、连顿弓、左手拨弦和颤音段落飞珠滚玉般疾驰而出,颗粒清晰饱满。

2.精准、干净、不矫情

詹姆士·海涅斯令小编感到惊奇的一点在于,他不仅演奏曲目浩瀚,而且水准极高极稳定!他的演奏有一种近乎完美的平衡感:音准和控制力极好,饱含热情却绝不矫情,对每个时代的曲目风格把握精准到位,尤其是那干净清晰的发音。请欣赏他演奏的海菲茨改编版《霍拉舞曲》,艰深苛刻的上下连顿弓段落在他的演绎下颗粒清晰,干净透彻!

3.通过专访,了解他的艺术理念

1.橄榄:你今天准备的曲目包含了一部古典乐派作品、一部浪漫主义作品、一部印象派作品和一部现代作品,你选曲的时候是非常注重多样性的吗?还是说其中有内在的主题关联?

海涅斯:当我准备曲目的时候,我脑海中会浮现许多东西。有时候,有一个统一的音乐会主题是挺不错的,比如根据特定作曲家或者特定风格安排。但我觉得,一场小提琴与钢琴合奏的音乐会,是一个展现曲目“广度”的机会。这次的演出曲目,可以说是各个重要时期的代表性曲目,也许有的人更喜欢贝多芬,也许有的人更喜欢科里亚诺,就像自助餐一样,可以各取所需。我喜欢演出后与观众沟通,看看他们是否喜欢这样的组合方式,事实上他们喜欢的也很广泛,我并不想让曲目的设定那么体系化,而是专注于我热衷去演奏的曲目。如果我看到别的演奏家有这样的曲目设定,我也会很有兴趣去观看的。

2.橄榄:你演奏的曲目范围非常广,有没有特别倾向的时代作品,或者特别偏爱的作曲家呢?比如现代作品?貌似你是很喜欢巴托克的。

海涅斯:今天我演奏的这首科里亚诺小提琴奏鸣曲实际上已经问世五十年了,不算特别“现代”了,二十世纪以来的音乐发展并不是要复制之前的路子。当然,我的曲目核心还是贝多芬、勃拉姆斯、莫扎特、舒伯特等人,毕竟是他们的作品引领我去学小提琴的,进而拓展到二十世纪的作品的。我并没有特别喜欢现代音乐,现代和古典在我心目中一样重要。有时候你开始演奏一些东西了,就会逐渐深究,比如我喜欢巴托克的音乐,一有机会就演奏他的作品,自然而然就录制了他的小提琴协奏曲,进一步录制了他的所有小提琴作品,以及其他巴托克相关的项目,以至于有人说我是巴托克专家,可我自己看来并不觉得巴托克和贝多芬等人在我心目中相比更特殊一些

3.橄榄:据说你曾经试过上百把斯特拉迪瓦里和瓜奈里名琴,能谈谈你现在用的这把琴吗?以及你为什么尤为青睐它?

海涅斯:这是我美丽的斯特拉迪瓦里小提琴,名叫“马赛克”,1715年制造的,我从1999年开始演奏它,至今已经近二十年了。我觉得每一件乐器都在寻找它最合适的主人,并与之建立深刻的关联。世间最可悲的事情,莫过于你的乐器让你感到厌倦了,无法给你惊喜了,不再能激励你进一步探索自己能力了。而一把名贵的琴之所以如此名贵,正在于它的无限潜能可以不断推动我日益精进,并让我能更直观地与观众沟通,我可以拓展自己的音色、拓展情感表现力。这把琴就是这样不断在激励我的,我从来没考虑过有朝一日会换掉它。

4.橄榄:能谈谈你组建的“海涅斯四重奏”吗,什么契机让你组建了这样一个团队?

海涅斯:这个四重奏是我和三位非常亲密的老朋友组建的,我们曾长时间在我指导的西雅图室内乐节合作,我们在节假日经常一起外出巡演室内乐,我们合作很久了,在一次特殊的演出项目中,我们几个都非常想演门德尔松的四重奏,于是我们一拍即合决定开一场四重奏音乐会,并录制专辑,但我们的第二小提琴手Amy当时怀了二胎,所以当年音乐节未能如愿。之后,我们几个一直在考虑这件事,着实令人兴奋,所以Amy后来组织大家举办了一场四重奏音乐会。在我们首次排练了十几分钟后,我们彼此觉得非常融洽,于是一有时间就在一起演奏,一起拓展曲目。我很庆幸自己能够在协奏曲、钢琴合奏、独奏、室内乐等多个方面尽自己最好的状态去演奏和学习。

5.橄榄:你觉得自己是更擅长与人合作,还是更擅长寻找能与自己合作的人?

海涅斯:随着演奏资历的积累,你能够和许多不同的艺术家合作,在合作中成长。作为一个小提琴家,在走上职业道路后,就要不断与指挥家接触,有些大师很好沟通,有些则比较困难。所以选择正确的合作者很重要,如今我再看自己的日程表,我发现四分之三以上的演出都是和我配合默契的音乐家合作,包括我的四重奏,我们明白彼此很默契,很有趣,也有着相似的音乐追求。

6.橄榄:在演奏形式上有什么特别的偏好吗?与乐队、与钢琴、与室内乐组合,或者是无伴奏?

海涅斯:我没有特别的偏好,我喜欢平衡自己的演出,也基于一些市场的需求。大概百分之七十的时候我在拉协奏曲,这是我做了20多年的事儿,我感到很舒适,也很喜欢这些协奏曲,一部分原因也是市场需求。我很喜欢独奏会,包括与钢琴合奏以及无伴奏,如果某个音乐季我没有演奏巴赫的无伴奏作品,我会感觉很不开心,因为这是我的“必需品”。贝多芬、门德尔松、勃拉姆斯的小提琴协奏曲对我来说也是如此。我是那种很需要多样性的演奏家,如果让我长期演奏一类作品,我会感到反感的。我总是在寻找平衡,各种各样都来一点,这有助于保持自我的新鲜感。

7.橄榄:你经常会主动去探索新的曲目吗?

海涅斯:我觉得小提琴家是很幸运的,基本上伟大的现代作曲家都会为小提琴创作曲目,有大批杰出的作品涌现,需要去及时学习。包括以往我熟悉的作曲家中,有很多曲目我没有演奏过,比如舒曼的三首小提琴奏鸣曲里有两首我还没碰过,莫扎特还有很多小提奏鸣曲我没拉过,这让我想想还是挺兴奋的。我喜欢在每个乐季都演奏一些自己之前没演奏过的曲目

8.橄榄:可曾有对练琴感到厌倦?

海涅斯:有时候的确会感到枯燥,但是我不能允许自己消极地去练琴,不然我的演奏状态会不佳,这样就是浪费生命了,所以我需要趁着状态好的时候高效而集中地练琴。我除了小提琴还有很多别的爱好,而且我想尽量抽空陪孩子,所以我需要保证自己能高效地准备好需要演奏的曲目。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