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华东财经网 - 旅游

出国旅行必去的6个城市,因为它们原本属于中国

时间:2018-10-29   来源:华东财经网    作者:季秋然    

原标题:出国旅行必去的6个城市,因为它们原本属于中国

虽然有些地方景色很美,

但是去看景色的很多人或许都忘了,

那些地方曾属于我们的祖国,

有时间去这些地方走走看看吧,

不要让历史在时光中流逝了。

一、 海参崴(符拉迪沃斯托克)

“符拉迪沃斯托克”这个城市名

对于很多人来说都很陌生,

但“海参崴”这个名字却有些熟悉。

没错,海参崴就是它的原名,

1860年割让给沙俄后,

才改名为符拉迪沃斯托克。

不仅遗憾于因失去这座珍贵的海港,

更是遗憾因为在这件事情中,

我们民族眼光的短浅和观念的落后。

海参崴无疑是整个日本海沿岸

以及整个东北地区海岸线上最好的港口。

今天的该市有一座

作为城市象征的9288纪念碑,

用来表示这里到达莫斯科的距离

——俄国人为了这座“远东的天堂”

一路狂奔了半个地球。

而我们离得如此之近,

所做得却是因此丢掉了

从蒙古高原到日本海的几乎所有祖产。

俄国人在这片新领土的最南端

薄薄地割掉了中国在东北的全部海岸线,

然后又满意地在图们江口

修了一座足够矮的桥。

从此,这里的中国人习惯于隔着友邦的领土

抬手一指:“看,大海!”

然后转过身,

把机器、木材和粮食装上火车,

向几千里以外的南方港口出发……

二、尼布楚(涅尔琴斯克)

又是一个陌生的地方?

历史课学的好的人应该知道这就是尼布楚,

它是清朝初期的蒙古族游猎地,

后来在1689年被并入了俄国版图,

说多了都是泪……

汉代苏武牧羊的北海就在涅尔琴斯克的北边,

也就是现在大家熟知的“贝加尔湖”。

▽夏天贝加尔湖

中学历史教科书中唯一的“平等条约”

还是使中国让出了一大片土地;

只不过因为是自愿的,所以就“平等”了。

也许康熙皇帝和他的大臣们

有一万个理由这样做,

但这并不能掩盖在军事上拥有绝对优势的情况下

签订这样的条约是一种丑闻;

而尼布楚被当成某种光荣

被中国人记住,

则是更大的耻辱。

▽冬天的贝加尔湖畔

尼布楚的丧失

使中国人失去了斡难河两岸

乃至整个贝加尔湖以东

富有森林和矿藏的地区;

从此,“苏武牧羊的北海

变成了俄国人的贝加尔湖”。

在西伯利亚大铁路贯通以前,

这座被俄国人称作涅尔琴斯克的小城

一直是这一地区的中心,

这也是俄国人在翻越兴安岭以前

能够找到的最好的基地,

这为后来他们进一步向东

和向南的渗透创造了很大的便利。

贝加尔湖是世界上年代最久的湖泊,

为世界第七大湖,

水体总量相当于北美洲五大湖水量的总和,

超过整个波罗的海的水量,

是世界上储水量最大的淡水湖泊。

湖畔阳光充沛,有300多处温泉,

1996年被列入世界人类文化和自然保护名录。

如果不是300多年前的《尼布楚条约》,

现在咱们去这么美丽的贝加尔湖都不需要签证了……

三、庙街(尼古拉耶夫斯克)

选择“庙街”还是“伯力”

让人很是一番为难:

前者是明时的奴尔干都司,

后者则是大唐黑水都督府。

最终还是倾向了庙街,

这个仅仅做了26年明代都司的城市,

只因为它的远:

远到与被俄国人占领的众多“斯克”不同,

在今天很多版本的中国全图里,

我们已经找不到它的位置了。

1409年,

永乐皇帝在这里设置了奴尔干都司。

此后的二十余年间,

一位叫做亦失哈的女真族太监

先后七次北巡奴尔干,

并在此建立了那座后世大名鼎鼎的永宁寺,

庙屯、庙街的称呼也由此而来。

然而这位伟大太监的功绩

并没有像他那位回族同行的

航海事业一样彪炳千古;

1435年,宣德皇帝撤销奴尔干都司,

黑龙江口的小镇像亦失哈本人一样

淹没在了浩瀚的明史中,

直到19世纪中叶,

满清的一位将军像送掉半堆劈柴那样

把它送给了俄国的“发现者”们。

这些名字对大多数人来说都陌生,

尼古拉耶夫斯克原是中国清朝吉林将军辖区的“庙街”,

位于黑龙江出海口,

第二次鸦片战争之后,

根据1858年所签订的《瑷珲条约》

及1860年所签订的《中俄北京条约》而痛心割让给了沙俄,

小编一边写一边一把鼻涕一把泪啊……

四、达旺

从目前的形势来看,

印度想通过和平的外交手段

要回麦克马洪线以南的地区

简直是与虎谋皮。

从现实的角度说,

这一地区的位置相对比较重要,

有很大的经济和交通价值。

达旺是藏南明珠,

是藏南地区开发较早的富饶之地,

是藏族民众心中的一块圣地。

后来被印军侵占,

目前这块地区虽然被印度实际控制,

但是不被咱们国家承认,

早晚有一天回归祖国怀抱。

有机会可以去看看,景色不错。

五、 乌兰巴托(库伦)

从大兴安岭到阿尔泰山之间的广大草原地区,

很难找到一个令人非常满意的城市,

所以库仑是作为这一地区的代表

而非一座城市本身而被列在这里。

俄国人先是从我们手里夺去了“远东的天堂”,

然后又对我们说:

“我们去远东的唯一道路离你们边境太近了,

这很危险,我们之间要有一个缓冲区。”

于是整个漠北蒙古连同库仑、

乌里雅苏台、科布多

便像一大块梅肉一样被剜了出去。

对不起,

还有那个几乎被遗忘了的唐努乌梁海。

外蒙古的丢失

不仅大大恶化了我国北方地区的战略态势,

而且开创了大片地区整体地分离的先例。

这个地方朝时期叫库伦,

直到1924年外蒙古建立蒙古人民共和国,

将库伦改名为乌兰巴托,

并把它定为首都。

六、碎叶(托克马克)

碎叶城,

多么富有诗意的名字。

在那条戈壁千里、

黄沙漫天的丝绸古道上,

注定了不会仅仅是一座军镇。

正值盛唐的公元701年,

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诗人

李白就出生在这里。

与当时同属安西四大军镇的

龟兹、于阗、疏勒不同,

唯有这座天山西麓的小城镇守的是今天的西突厥斯坦地区。

从张骞到班超再到高仙芝,

尽管该地区在历史上几度易手,

但我国最后失去这一地区

却是相当晚近的事情:

那个什么中俄勘分西北界约记

把新疆的西界一直推到了

东边的最后一道山脊,

连整个伊犁河谷都差点搭了进去

——自然没人记得早已变成废墟的碎叶小城,

于是今天的诗仙也就拥有了新的户籍:

吉尔吉斯共和国托克马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