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华东财经网 - 资讯

这位厅官致国有资产损失18.9亿 超70多省部级贪官

时间:2018-10-29   来源:华东财经网    作者:张华天    

(原标题:比70多省部级以上贪官都狠的厅官)

26日,安徽省纪委官网发布了该省国土资源厅原巡视员杨先静的忏悔书。

这位厅官致国有资产损失18.9亿 超70多省部级贪官

“政事儿”注意到,这名国土系统的厅级官员,造成国家财产损失人民币18.9亿余元。

杨先静已因犯滥用职权罪、受贿罪、利用影响力受贿罪数罪并罚,于2014年11月,被判处无期徒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法院查明:2007年至2011年,杨先静在担任省国土资源厅巡视员,分管全省矿产资源矿政管理工作期间,滥用职权,违规决定延续分立万庄铁矿探矿权、转让范桥铁矿探矿权、出让周集铁矿探矿权,导致国家财产损失人民币18.9亿余元。

此外,2003年至2012年间,杨先静先后向18人收受或索取财物,共计人民币1654.8186万元、港币30万元、美元0.2万元。

据“政事儿”统计,上述杨先静造成国有资产损失的金额――18.9亿余元,远超过十八大后受审的70余个省部级以上官员,比他们都狠。

这位厅官致国有资产损失18.9亿 超70多省部级贪官

受审的70余个省部级以上官员中,造成国有资产损失过亿的有安徽省原副省长杨振超(滥用职权致使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损失人民币9.1508亿元);山西省委原常委、太原市委原书记陈川平(造成国有资产损失折合人民币9.0714983612亿元);四川省委原副书记李春城(造成公共财产损失5.72825亿元);周永康滥用职权,要求蒋洁敏、李春城为周滨、周锋、周元青、何燕、曹永正等人开展经营活动提供帮助,使上述人员非法获利21.36亿余元,造成经济损失14.86亿余元。

可见,杨先静造成的国有资产损失,是杨振超、陈川平的两倍,是李春城的3倍,是周永康的1.3倍。

那么这18.9亿余元国家财产损失是如何形成的呢?

据新华网披露,18.9亿余元国有资产,杨先静主要输送给了同一家公司――安徽大昌矿业公司,有以下三次“大动作”。

第一次,2007年,大昌公司的霍邱环山铁矿部分探矿权已转为采矿权,按规定,余下矿区探矿权应注销收归国有。但杨先静“力排众议”,开会“拍板”决定大昌公司继续拥有4.88平方公里探矿权,吉立昌之后将其转卖,非法获利2亿多元。

第二次,2010年,杨先静违规批准,将按国家规定必须招标、拍卖或挂牌的范桥铁矿探矿权,作价1.5亿元“直接转让”给大昌矿业控股49%的首矿大昌公司,而其实际价值为8.1亿元。

第三次,2011年,安徽省国土厅厅长办公会研究,挂牌出让霍邱周集铁矿探矿权,杨先静会后擅自更改决定,加入只有首矿大昌公司一家符合的准入条件,公告后舆论大哗,不得不暂停挂牌。可杨先静并不死心,更改厅长办公会决定,多方活动重新挂牌,并再次设置有利于首矿大昌的准入条件,使该公司最终以5.1亿元的超低价格,获得价值16.9亿元的探矿权。

剖析完上述杨先静盗取巨额国资的记录,问题来了。

第一个问题,杨先静向安徽大昌矿业公司输送利益的手段,并不高明,漏洞不少,这其间难道没有人发现、举报?

第二个问题,盗走18.9亿元国资,杨先静难道不怕东窗事发吗?心里有没有一点畏惧呢?

先看第一个问题。“政事儿”注意到,新华网的报道披露了个中原因。

安徽大昌矿业公司的背后,不仅有杨先静,还有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以及六安市原副市长、霍邱县委原书记权俊良。

倪发科有个“雅好”,收集玉器,多次收受安徽大昌矿业公司董事长吉立昌价值数百万元的和田玉,帮其低价购买铁矿探矿权。

中纪委发布的倪发科受贿案警示录,讲述过倪发科与吉立昌之间的“赏玉”故事。

2011年春的一天,与倪发科已“深度”交往多年的吉立昌来到倪家“汇报”工作。看到吉立昌腰上挂着一个玉石手把件,倪发科就让他取下看看。把玩了几下,倪发科说:“这个手把件品相一般。”从中嗅出一些“意味”的吉立昌连忙说,家里还有3块新疆朋友送的玉石籽料,可以拿来请他鉴赏一下。

很快,吉立昌回家将3块玉石籽料送到倪家。“不错、不错,是和田玉籽料。”倪发科摩挲着玉石说。“倪省长要是喜欢的话,就送给你了。”倪发科客气一下,就收下了。

至于六安市原副市长、霍邱县委书记权俊良,杨先静输送给吉立昌的矿权,多位于霍邱县境内,霍邱县拥有全国第五、华东第一的丰富铁矿资源。权俊良受贿后,帮助吉立昌的企业拆借资金、拆房修路,甚至试图从县财政中拿出6亿元“超常规奖励”,支持大昌公司上马新项目。

在杨先静、倪发科、权俊良这三人的“护航”下,吉立昌被捧成了“安徽矿王”,2010年以15亿元身家成为全国排名第28位的矿产富豪,还两度入选“胡润百富榜”。

再看第二个问题。据《中国纪检监察杂志》披露,杨先静非但没有多少畏惧之心,而且盗取巨额国资的行为蓄谋已久。

2005年,杨先静由安徽省国土资源厅副厅长,转任正厅级巡视员,时年54岁。他觉得,再过几年就退休了,开始考虑自己的“后路”,一些矿业公司老板进入了他的“朋友圈”。可是帮老板们办事时,他几乎从不收受财物,他想做的是“长线买卖”,“在位时,因我手中的权力,让很多人成为了亿万富翁。退休后,我就千方百计地让他们给我相应回报。”

上文提到,担任安徽省国土资源厅巡视员期间,杨先静三次“大手笔”,使吉立昌获得了20多亿元矿权。吉立昌多次表示要送他钱物,他一直没有答应,不过留下一句话,“等退休了再说”。

退休后,杨先静仍担任安徽省矿业评估师协会会长一职。该协会本是非营利性的行业社团组织,不具有审批权。可退休前,杨先静已将矿权审批的部分事项交由该协会办理。因此,该协会有了“小国土厅”别称。杨先静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岗位退休了,权力未退休”。

刚一退休,杨先静就以投资为由,向吉立昌“借款”1000万元。为逃避调查,杨先静还以其妻名义向吉出具了借条。

这位厅官致国有资产损失18.9亿 超70多省部级贪官

讽刺的是,十八大后,安徽省国土资源厅矿管处一名处长被查处。杨先静担心受到牵连,急忙四处“归还借款”。归还吉立昌的1000万元时,他留了话,多次要求吉立昌暂时别动这笔钱,等风声过后,他还要拿回来。

公诉人也指出,杨先静收受或索取的1600余万元贿赂,大部分集中在其退休前后。在即将退休和退休之后的短短半年时间,通过打“时间差”和打借条等方式,他收受了大量财物。特别是退休后,他根据其在位时为老板提供帮助的大小以及他们获取利益的多少,分别向每人索取少则20万元、多则1000万元的“回报”。

“政事儿”注意到,在忏悔书中,杨先静谈到了退休前后的疯狂。

他写到,“心态失衡、私欲膨胀、贪图享乐,是我犯罪的根本目的。首先是心态失衡。自己在和商人打交道过程中,感到他们的能力、水平、综合素质根本没法和我们这些人相提并论,而他们花钱如流水,纸醉金迷,过着花天酒醉的生活。在交往过程中,还是因为自身的原因,私欲膨胀、贪图享乐”。

“2009年以来,我放松了对自己的约束,花天酒地,贪图享乐,追求物质享受,追求生活享受,大肆收受别人的贿赂,满足自己的私欲,放纵自己,使自己走上了一条犯罪的道路。 特别是2011年退休后,更是胆大妄为,以借为名,索要别人的钱款,搞所谓的投资理财,让钱变钱,企图让自己也成为有钱人,从而满足自己的放纵生活,使自己走上了更为可怕的犯罪道路”。

他还提到了自己为老板们“服务”的“心得”:“切不可像我一样,和少数商人勾肩搭背,称兄道弟,搞权钱交易,损害国家利益,捞取个人好处。商人是追求利益最大化的,他们送给我的一分利,要成倍的捞回去,我和这些商人打交道的教训十分惨痛。在和商人交往之间要保持距离,坚守法律底线,做到只握手,不拥抱”。

“政事儿”注意到,安徽省纪委通报杨先静的立案审查结果时还曾提到,杨先静“严重违反社会主义道德”。据报道,杨先静给情妇报销服装费,还送现金、银行卡、金条、钻戒、高档手表、汽车……前后花费200多万元,他还给情妇的女儿买了一辆白色大众高尔夫轿车。

对此,在忏悔书中,杨先静写下了这样一段话,“我没有处理好家庭生活,伤害了我的妻子,以致于影响了双方的感情。特别是我做出了对不起家庭、对不起孩子的事情,放纵自己的情感,放纵自己的生活,这个教训是非常惨痛的”。

人物简历:

被告人杨先静,男,1951年10月21日出生于安徽省和县,汉族,大学本科文化,安徽省国土资源厅原巡视员(正厅级),曾任安徽省地矿局政治部组织处副处长、处长、政治部主任、副局长、安徽省国土资源厅副厅长,住安徽省合肥市新加坡花园城。被告人杨先静因涉嫌滥用职权罪、受贿罪,于2013年7月19日经最高人民检察院决定监视居住,同年8月16日经安徽省人民检察院决定逮捕,同日由合肥市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蚌埠市第一看守所。

这位厅官致国有资产损失18.9亿 超70多省部级贪官 本文来源:政事儿 责任编辑:赵亚萍_NN9005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