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华东财经网 - 明星

中国人现在吃的猪肉,可能真的还不如一百年前

时间:2018-10-29   来源:华东财经网    作者:潇潇    

中国人现在吃的猪肉,可能真的还不如一百年前

想看更多精彩文章,微信搜索“浪潮工作室”,每天上午11点,我们在那里等你!

猪是许多中国人的老朋友。在人口密集,资源紧张的古代中国,饲养成本低廉的猪贡献了自己的酮体,成为了中华民族最主要的蛋白质来源。

随着经济的发展,中国人对猪的渴求与日俱增。 从70年代末至今,中国人均猪肉消费增长了7倍左右,达到40公斤每年,而一个美国人一年只能吃掉27公斤猪肉。中国每年生产五千万吨以上的猪肉,是美国猪肉产量的五倍。

这个世界上的每两头猪中就有一头被送上中国人民的餐桌。

中国人现在吃的猪肉,可能真的还不如一百年前
2017年5月10日,顾客在杭州一家农贸市场在选购猪肉。/视觉中国


而在数天前的一次直播中,丁磊直言不讳道:中国的养猪业停留在100年前的水平。

这一评论激起了广大网友的愤怒,他们认为这个说法言过其实,是在“诋毁中国养猪业“,“一竿子打死了整个养殖业”。

其实丁磊只是指出了业内人士心照不宣的一个事实:中国的养猪业效率低下、质量不佳、几乎毫无管控。

以至于双汇为了更方便地进口美国猪肉,在2013年收购了美国第一生猪生产商史密斯菲尔德。这一举措背负着卖国骂名,但实属无奈之举:中国养猪业发展确实不尽人意。

饭桌上大部分都是散养猪

如果只看大型工厂,中国的大型养猪企业技术并不落后。例如温氏、牧原和雏鹰这三家排行前列的养猪企业。

以温氏为例,由于更好的防疫和繁育技术,每只温氏企业的母猪能够提供22只存活仔猪,远高于15到17只的全国平均水平。吃同样的饲料,温氏的猪也能比一般的中国猪多长百分之五的肉。

中国人现在吃的猪肉,可能真的还不如一百年前
这是温氏集团技术先进的猪仔保育室。/中新图片库


相比散户和小型养猪场,这些企业的品控措施也相对较好。

然而,我们吃到的多数猪肉并不来自大型生猪养殖企业,而是来自散养户和小规模的养猪场。

中国养猪业的产业集中度非常低。整个美国大概只有7万个养猪场;在中国,如果把散养户包括在内,养猪场有5000万个。但年出栏量500头以上的大型养猪场只有26万家,占产业的0.5%。

美国的巨头企业占领的市场份额很大,每一百头猪里,就有十八头在行业老大 史密斯菲尔德 的养猪场长大,98%的美国猪来自年出栏量1000头以上的大型养殖场。

中国人现在吃的猪肉,可能真的还不如一百年前
史密斯菲尔德养猪场。/Youtube


而在中国,三家领先的养猪业大佬,温氏、牧原和这三家企业年出栏量总和仅有2000万头,只占中国每年生猪出栏量3%不到;普通人能够吃到的多数猪来自年出栏量500以下的散养农户、小型养殖场。

中国农民有散养生猪的传统,在 商品化农业在 农村发展起来之前,积肥是猪最重要的经济用途。猪食性杂,由于中国农村人力成本低,不需要付出额外的物质成本,只要因地制宜地收集一些农业副产品,农户便可以散养一两头猪。

化学肥料的出现让积肥丧失了经济意义,猪不再是农村家家户户固定的家庭成员。散养猪成为了一种商业行为,目的在于出售生猪,换取收入。

中国人现在吃的猪肉,可能真的还不如一百年前
2017年2月23日, 河南安阳, 燕志学在猪圈里喂猪。/视觉中国


在中国的5000万个猪场中,年出栏量50头以下的散养农户占了4800万家,他们为中国市场提供了30%的生猪;年出栏量在50-500头的小型养殖场也供给了30%的生猪;只有40%不到的生猪来自年出栏量500头以上的养殖场。

散养风险大成本高

虽然常有人怀念小时候散养农家猪的味道,但大量的散养户对中国的养猪业并不是一件好事。

2015年,美国平均生猪价格为每千克1.12美元,同期的中国平均生猪价格则约2.42美元每千克,比美国高出一倍还多。

中国人现在吃的猪肉,可能真的还不如一百年前
2016年5月29日,江苏省南通市,海安农贸市场内,猪肉交易场景。/视觉中国


收入远低于美国人的中国人却要承担更贵的猪肉价格,这是因为小型生产者技术落后,生产成本过高。

由于缺少恒温设备,散养户难以应对极端天气,反常的低温很容易造成大规模的生猪死亡。

2013年春季,上海市在黄浦江打捞到了1万余头死猪。在生前,它们是嘉兴的散养猪。由于异常的低温天气,嘉兴的散养猪出现了大规模死亡的现象。缺乏公德心的农户便将猪尸遗弃在江中。随着尸体腐败程度的加剧,它们渐渐浮出了水面。一轮寒冬往往让猪肉供应量大幅度减少,引起市场价格的暴涨。

中国人现在吃的猪肉,可能真的还不如一百年前
2013年3月11日,浙江嘉兴南湖区新丰镇,河里的死猪。/视觉中国


除了恶劣的天气,小规模养殖者还面对着疫病的困扰。

由于卫生条件恶劣,缺乏系统的防疫工作,散养猪更容易遭遇各种疾病。而很多养殖户只注意个体猪治疗,忽视群体防治疗,更是加剧了问题。传染病一旦爆发,散养猪便成圈地大批量死亡。脆弱的小猪最容易受到疾病的侵害,这使得中国仔猪的存活率远低于美国,降低了生猪生产效率,进一步推高了猪肉价格。

大量散养者的存在增加了中国生猪市场的价格波动,增大了生猪养殖的风险。中国的猪肉和生猪价格波动大,风险高,一个猪肉价格周期内,猪肉的价格差异可达两倍左右。

中国人现在吃的猪肉,可能真的还不如一百年前
2016年12月16日,云南省昆明市,受强冷空气影响,昆明气温“大跳水”;昆明菜市的蔬菜和猪肉价格也应声上涨。/视觉中国


散养户进入市场门槛低,猪价上涨会刺激大量散养户进入市场。然而,等到他们的猪出栏时,猪价往往已经开始下跌,过量的供应会进一步拉低价格。惊慌的小型生产者又纷纷开始减产,加剧了下一轮的价格上涨。

虽然中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拥有生猪储备的国家,但是少量的储备肉对于平抑猪肉价格周期杯水车薪。价格波动不仅增加了养猪业的风险,剧烈的价格波动也让消费者苦不堪言。

用抗生素喂大的猪

如果中国猪肉的质量过关,那么世界最高的养殖成本也算差强人意。令人遗憾的是,中国猪肉的质量对不起它高昂的价格。

为了扩大利润,中国的小规模生产者充分利用了聪明才智,以对抗高成本。在猪饲料中添加抗生素是思路之一。

中国人现在吃的猪肉,可能真的还不如一百年前
2011年7月6日,江苏省南通市一养殖场待出栏的生猪。/视觉中国


中国人滥用抗生素的习惯引发了广泛的忧虑。然而,人并不是中国抗生素滥用的唯一受害者。

抗生素除了能防治细菌感染,还被发现具有促生长的效果。为了能让猪在恶劣的环境中茁壮成长,很多中国养殖者在常规饲料中直接添加过量的抗生素。

虽然欧盟在上世纪70年代就禁止了这一行为,但在中国,在饲料中添加抗生素作为促长剂是常规的做法,更有一些养殖者使用人用抗生素喂养生猪。

2013年,全球一半的抗生素在中国被使用,而中国的抗生素有一半被用于畜牧业。中国猪每年大概会摄入19600吨抗生素,带有残留的猪肉只是中国人摄入这些抗生素的方式之一。

据估计,一只中国猪一天通过尿和粪便排泄出175毫克的抗生素,每年中国生猪排出的抗生素有2460吨。它们进入水井、河流,或是被当做肥料施给蔬菜,造成了严重的抗生素污染。

中国人现在吃的猪肉,可能真的还不如一百年前
2015年6月24日,深圳光明新区公明办事处,深圳人居委环保执法的工作人员查处河边违章养猪,发现废水猪粪流入河中。 /视觉中国


抗生素残留的扩散引发了严重的耐药性问题,抗生素污染为细菌提供了良好的机会,让细菌培养出对抗生素的耐药性。而具有耐药性的基因在细菌之间传播,使得一些早已被抗生素攻克的细菌无法被抗生素治疗,让一些简单的感染成为绝症。

2011年,研究者在中国的猪身上发现了一种大肠杆菌,这种大肠杆菌带有对“多粘菌素”具有耐药性的基因。随后,研究者还发现这种耐药细菌存在于中国的患者体内。

多粘菌素对一些严重细菌感染效果良好,然而因为具有一定副作用,被当成抗菌治疗的“最后一道防线”,如今这一防线已被攻破。研究人员还担心,这种耐药基因可能传播到其它细菌上,使得医生对于感染无药可用。

除了耐药性之外,养猪中的抗生素滥用还造成了儿童肥胖。

复旦大学的一个课题组采集了上海学龄儿童的尿样,接近80%的样本中被检出了至少一种抗生素。尿量中抗生素残留浓度高的儿童,肥胖率是残留浓度低的儿童的三倍。研究者认为,长期摄入的低剂量抗生素会促进脂肪的生成,这可能导致了儿童肥胖。

猪吃下去的不只有抗生素,还有泔水。

早在2010年,国务院就颁布了文件,禁止使用没有无害化处理的餐饮垃圾喂猪。然而,在很多地方,这些规定并没有得到落实。

中国人现在吃的猪肉,可能真的还不如一百年前
2013年1月2日,西安,隐藏在西咸新区沣东新城三桥街办北双凤村里的一个养猪场被查封,执法人员在这里查封了两大桶泔水油。/视觉中国


天津城郊的垃圾猪养殖户告诉新华网的记者:除了有时免费领取药物,他们和政府部门再无联系。只要不在本地出售,就没人管他们用什么喂猪,甚至也不存在出栏检验检疫。

在一些地方,餐饮垃圾的处理已经形成了一个产业链。被回收的餐饮垃圾先经提炼,得到了供人食用的地沟油。养猪业则成为了地沟油生产的下游产业。

吃泔水的猪肉肥膘厚,能长到400斤,比吃饲料的猪肥硕得多。不过,由于饮食污染,这些猪可能带有各种致病细菌,人吃了这样的猪得病的风险很大。

100年来,中国的养猪业自然不是完全没有进步。不过在滥用药物等方面,中国的养猪业可能确实还不如100年前。

参考资料

Alex Eggen(2014),Why producing pigs in China is a big challenge,PIG PROGRESS.

CBC(2015), Antibiotic 'last line of defence' breached in China, CBC NEWS.

韩晓蓉(2016),复旦大学发现来自食品的抗生素暴露,与儿童肥胖关系密切,澎湃新闻。

李明等(2012),生猪饲养模式对猪肉市场价格波动的影响研究――对中国, 美国和日本的比较研究,农业经济问题。

饶德孟(2016),万亿养猪业爆发前夜:这一次,猪真的站在了风口上,华尔街见闻。

杨昆等(2006), 抗生素生长促进剂综述 ,甘肃农业大学。

翟永冠(2017),天津:清理后,仍有“泔水猪”养殖点“幸存”,新华网。

林国发(2015),温氏股份一两年后有望估值3000亿,中国饲料行业信息网。

彭博社(2017),中的o抗生素五星i肉,彭博商业周刊。

徐旺生(2009),中国养猪史,中国农业出版社。

中国人现在吃的猪肉,可能真的还不如一百年前 本文来源:浪潮工作室 作者:苗公知 责任编辑:吴静宜_NX6477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