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华东财经网 - 大盘

挪威主权财富基金2016年狂赚530亿美元 有何秘方?

时间:2018-10-29   来源:华东财经网    作者:张华天    
(原标题:挪威主权财富基金2016年狂赚530亿美元:揭底吸金秘方) 2016年,全球最大主权财富基金――挪威主权财富基金净赚4470亿克朗(约合530亿美元),约合年化收益率6.9%,远超2015年的2.7%。这种飞跃式的进展既要归功于特朗普当选后的牛市行情,也少不了该基金几十年来的合理运作模式。 该基金创立于上世纪90年代,总规模高达9000亿美元。其中权益类资产(股票)收益8.7%,债券收益4.3%,房地产投资收益0.8%。“在充满政治事件和不确定的一年,基金回报高达6.9%,所有资产类别都获得了正收益。”挪威主权财富基金CEO Yngve Slyngstad表示,“主要是因为2016年下半年强劲的股市复苏驱动了基金收益。” 自特朗普当选以来的3个月内,公司税改革、基建投资扩大、财政刺激等预期推动道指暴涨13%。截至上周,标普500指数以及MSCI世界指数已连续91个交易日未出现超过1%跌幅,是8年以来最长纪录。 从2014年起,油价暴跌导致挪威备受冲击,但该基金发挥了“缓冲器”的作用。“从本质而言,主权基金隔绝了中短期油价暴跌的影响,” 挪威央行行长奥尔森此前在IMF秋季年会期间接受第一财经专访时表示。2016年1月,挪威政府从财富主权基金抽取67亿克朗(约合7.81亿美元)来补贴财政,为该基金1996年建立以来的首次。 挪威主权基金收益大增 在特朗普当选后,美股狂飙突进。而在早前,由于油价暴跌导致挪威政府的财政收入缩水,基金也通过加大股市的配置来增厚收益,因此这一轮全球复苏引发的大牛市令挪威获益匪浅。 “在美国大选之后,市场预计未来全球经济增速和通胀都会不断高企。”Slyngstad表示。 美国财长史蒂芬?姆钦(Steven Mnuchin)表示,特朗普任下,预计美国经济增速将达到3%,这也是各界普遍的预期。他也表示,今年8月有望全面推出税收改革,这将助推美国实现过去十年来不曾达到的增速。市场对于财政刺激的预期推动股市持续上涨。 较之去年,该主权基金的欧洲资产持有量从38.1%下降至36%,而其北美的资产持有比例从40%上升至42.3%,亚洲和大洋洲的持有量从18.1%降至17.9%,新兴市场资产占比10%,此前为9.8%。 “基金略微增配了新兴市场,这主要是汇率原因,新兴市场货币近期有所反弹。” Slyngstad称。 基金将7750亿克朗投资于新兴市场的股票和债券,去年该投资总额为7360亿美元。前沿市场的股票投资总额为133亿克朗,2015年末为130亿克朗。去年,挪威政府首次从基金中部分撤资,金额达1010亿克朗,这主要缘于油价下跌导致政府财政收入下降。 由于财政开支扩大,保守党领导的挪威政府2月初开始收紧财政纪律,将每年其可动用的国家预算从基金价值的4%降至3%。政府也提出要将将风险资产(股票)的持有量从60%提升至70%,以此来提振收益。此前,基金的收益始终低于政府长期目标值,这也是由于低利率政策导致投资收益率下降。 在2016年末,该基金持股比例62.5%,债券和房地产持有比例3432%和3.2%。2016年的投资回报较财政部设定的目标高出0.1个百分点。 小国的资产配置“大格局” 挪威是一个仅有500万人口的北欧小国,但却拥有全世界规模最大的主权财富基金,其对挪威经济发展起到了关键作用。挪威主权财富基金创建于上世纪90年代末,那时以发放养老金为主要目的。目前挪威是西欧最大的产油国和原油出口国。 在过去10年里,由于油价高涨的推动,挪威主权财富基金规模扩大至7万亿克朗,相当于挪威每个国民均摊15万美元,政府每年平均向该基金注资2000亿克朗。但在2014年起的持续低油价冲击下,挪威政府石油相关收入锐减27%,政府对主权财富基金的注资规模也有所削减。在2015年,挪威政府的注资几乎停滞。 “油价走势存在很大不确定性。油价在近期反弹至50美元/桶,与我们的预期相似,但快于我们2016年9月时的预期。总体而言,我们预计,油价将稳定在45美元/桶,未来三年将上升至50、55、60美元/桶。”奥尔森告诉记者。 作为能源大国,挪威难以避免地要与油价的不确定性做斗争,而其主权财富基金则是一个“缓冲器”。 奥尔森对记者表示:“我们不得不应对油价波动,我们也一直都在进行这个斗争。最重要的因素是财政政策指引,以及挪威主权财富基金的调节机制。从本质而言,基金隔绝了中短期油价的影响;长期而言,挪威能源独立,原油出口也占到挪威货物出口的半壁江山。如果油价‘腰斩’,这对我们而言的确是一个问题,但基金可以起到缓冲的作用。” 对于这一全球著名的基金而言,危机后的长期全球低利率环境也可能影响了基金的投资回报,但其似乎也有自己的应对之道。“我们的基金进行全球配置,债券配置的确受到了低利率的影响,但基金的60%配置了股票,全球股市的上升弥补了我们的收入损失。”奥尔森称。 此外,挪威房价始终处于高位,其主权财富基金从房地产投资中获益,然而高房价也是困扰挪威的一个大问题。 “我们的确非常担忧房地产泡沫,”奥尔森告诉记者,“挪威央行的货币政策通常是逆周期操作,即当房价上涨、家庭债务上升时,我们会特意保持较高利率。” 但他也表示,在过去几年,其他的考量因素变得更重要。“我们从2014年12月就开始降息,从1.5%降至现在的0.5%,这是为了使得货币走低,以支持实体经济,尤其是在油价下跌的时候,类似操作就变得更为必要。可见,上述很多因素都是货币政策要权衡的。但不得不说,我们的确对攀高的房价很担忧。”
本文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责任编辑:任万顺_NF5229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