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华东财经网 - 微商

刘士余妙语连珠:暂停IPO从长远看效果并不好

时间:2018-10-29   来源:华东财经网    作者:刘沁沁    

(原标题:刘士余妙语连珠回答记者提问 上市公司如珍珠 质量要好数量要够监管要严(下转A2版))

刘士余妙语连珠回答记者提问

上市公司如珍珠 质量要好数量要够监管要严

证监会主席刘士余2月26日在国新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2016年的工作可以用“稳、严、进”三个字来概括。其中,“稳”体现在政策预期稳、市场运行稳、改革步子稳;“严”体现在标准严、执行严、自身管理严;“进”则体现在坚持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的改革方向不动摇,坚持问题导向的改革方法,完善了资本市场一系列基础性的制度。

他同时表示,上市公司如珍珠,质量要好数量要够监管要严;证监会有信心解决所谓的IPO“堰塞湖”问题,大家不要在乎每周上市、过会的企业多几家、少几家,而是应该在乎过会企业的质量。

没有稳定的市场环境

任何改革都无法推进

“我一到证监会工作,就深切感到,在经历2015年股市异常波动后,市场最期盼的是稳。回首2016年,这一点做到了。” 刘士余表示,“风平浪静好行船”,中国资本市场多年的实践证明,没有稳定的市场环境,任何改革都无法推进,甚至已经迈出的改革步子可能要倒回来,这方面我们是有深刻教训的。反过来,如果我们不坚持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的改革方向,不坚持问题导向的改革哲学,那么资本市场当中长期积累下来的“顽疾”就不可能减少,更谈不上根除,资本市场的发展就没有活力,稳定就缺乏牢固的基础。

“所以说,改革和稳定是相辅相成的。”刘士余说,就改革来讲,个人的体会是:路是要一步一步走的,关键是要走在正确的路上,而且方向要对。

对此,刘士余以珍珠项链打了个比方,列举了穿好一串珍珠项链要有几个要素:首先要有珍珠,珍珠要有质量。穿珍珠项链的珍珠打眼,绝对要沿着直径方向打,打偏了这个珍珠就成了次品。珍珠是什么?就是高质量的上市公司。第二,穿珍珠项链得有条线,这条线要牢固,不能忽粗忽细,这就是改革的方向和运行的制度。第三,穿珍珠得一颗一颗地穿。抓一把珍珠变魔术就能变成项链吗?那是不可能的。第四,珍珠项链穿起来以后得有个锁头,使项链不会掉下来,戴着方便、取着方便。这就是监管。

“我认为改革、稳定、发展必须是全方位的协调。”刘士余说,要有好的珍珠,那就是高质量的上市公司,珍珠数量要够,那就是上市公司的数量还要增加;穿起来的项链任何时候戴着好看,挑的线就要坚固扎实,那就是基础制度要扎实,改革方向要正确;珍珠项链要呵护,那就是资本市场要加强监管,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

“所以说,检验我们改革是不是下了真功夫,方法对不对,效果好不好,唯一标准就是看资本市场是否稳定健康发展。”刘士余表示。

他进一步表示,资本市场的监管发展在任何时候都必须牢牢坚持稳中求进的总基调,这是基本原则。“从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我同资本市场的有关人士进行探讨,聊聊大家在想什么。最直接的感觉是,大家去年盼望 稳 ,今年盼望 稳 加 进 。为此,刚刚结束的证监会系统工作会议,对 进 的方面明确了任务。其中很重要的一条,就是改革要有新进展,要有新成效,要有新突破,尤其是资本市场参与者达成共识的一些关键性制度,必须迈出关键步伐。”

暂停IPO从长远看效果并不好

市场要长久必须要有新公司进来

“的确,有人担心IPO发行数量增加了,可能会影响二级市场。过去当资本市场下行压力较大的时候,我们曾经用过减少甚至暂停IPO的方法,力图稳定市场、缓解下行压力,也取得过时点性的效果。但从长远来看,效果并不好,因为没有解决资本市场长期稳健发展的机制性问题,没有解决资本市场的源头活水问题,没有解决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问题。”对于新股发行问题,刘士余表示。

他进一步解释,从静态来看,在某一个时点,新股发行增加了,会影响二级市场的供求关系,但是同时也改善了市场的平均市盈率。动态地看,资本市场的根本动力在于为实体经济服务,在于分享实体经济发展的成果。一个脱离实体经济发展水平的资本市场是不长久的。要想长久,就必须有新的公司进来,新的公司进来以后就会增加市场流动性,就会吸引增量资金,因为投资价值在增加,全社会的信心就增强了。

他介绍,去年证监会加大了IPO的审核力度,增加资本市场上市公司的供给。去年有280家企业通过IPO核准,248家完成发行。同时,去年证监会花了很大功夫严把IPO公司的质量关、再融资的质量关、并购重组的质量关,加大了发行人、保荐人的责任。

“我们有信心解决IPO堰塞湖 问题。”刘士余说,经过长期发展,解决IPO“堰塞湖”问题的路子越来越宽了,不仅沪深交易所吸纳新公司的能力在增强,新三板的功能也越来越突出,将发挥更大的作用。区域性股权市场的法律地位和运行规矩明确了,对解决当地小微企业的股本融资会发挥相应的积极作用,再加上规范化的并购重组这一渠道,资本市场对企业股权融资的接纳能力会越来越高,新上市公司的质量会越来越高。

“中国是发展中的大国,随着创新驱动战略的实施,会有越来越多的企业申请上市,这不是坏事,是好事,是中国经济活力的体现,是中国资本市场发展的源头活水。”刘士余说。

他同时表示,只要是属于科技创新驱动型的、有利于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企业,资本市场敞开怀抱欢迎。但是,上市地的选择是公司的自主权,中国证监会尊重公司对上市地的选择。在境外上市同样可以募集资本金,同样可以得到有效的监管,同样有利于提升公司治理水准。

至于与纽交所、新交所这些境外交易所有没有竞争,刘士余表示,坦率地讲,这是不同的考场,考题差不多,只是用的语言不一样。在海外上市的企业也有一份责任,中资企业在某种程度上是代表我们国家的形象,这一类的企业赴境外赶考,要考好。

“我们跟国际上的这些交易所目前只有合作,没有竞争。但是,我对中国资本市场发展有信心,媒体朋友给我注入了能量,我有这份自信,竞争总有一天会有的。”刘士余说。

只要重视公司中党的建设

就能在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

“我认为,在不同股权结构的上市公司中,党的组织承担的任务是不同的。在国有控股的上市公司当中,公司的党委是政治核心、是领导核心,在民营控股上市公司当中,应当按照《公司法》的要求,落实好党的准则和党员权利,发挥好党组织和党员的作用。”刘士余说。

对此,他分享了自己在农业银行任职党委书记、董事长时的感悟和体会。“我在农业银行履职过程当中也不断和大型国有控股的上市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总经理、监事长进行沟通。大家共同感觉,国家控股的上市公司中,发挥党委的核心作用和加强公司治理是协调顺畅的。”

他进一步表示,作为一个公司的党委,首先要对公司的发展现状、面临的使命和挑战要有一个清晰的认识,对公司按照章程提交董事会决策的重大事项,党委事前要有透彻的研究。党委会对公司的重大事项,对公司的发展使命、发展战略研究的深度和质量,构成了公司治理或者董事会决策的重要基础。对董事会提出异议的事项,党委会要第一时间研究修正,要尊重董事会和董事的意见。对董事会表决通过的事项,党委要及时列入议事日程,层层落实,按期完成。

“我在农业银行的时候,对于提交董事会的议案,我们的董事都会问这个议案党委研究过没有?他们认为党委研究过的议案再提交董事会决策,信息和深度是足够的。所以,在实际运转当中,党委领导和公司治理的关系是顺畅的。”刘士余说。

他表示,从上市公司的情况来看,有一个共同的现象,不管是国有控股的还是民营控股或是混合所有制的公司,只要重视公司中党的建设,注重发挥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就能在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凡是搞坏了的公司,往往不注重党的建设,不注重发挥共产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不管哪种所有制结构的上市公司,都应该遵循我国最根本的政治制度,都应当遵守法律。

“上市公司应该是好公司的代表,对股东的责任、对社会的责任、对国家的政治责任集于一身,对上市公司要求应该是更高的。”刘士余说。

他同时表示,公司治理是一种文化、一种理念,也是一种制度安排、一种运作机制。目前来讲,全球还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通用的治理模式和制度。中国证监会、中国上市公司协会正在会同有关部门对上市公司治理准则进行修订,在修订过程当中,既要对接国际标准,更要融入中国元素,特别是中国最根本的政治制度。以期通过修订后的上市公司治理准则,推动各上市公司在公司章程中进一步明确党组织的架构、任务、规则。在民营控股的上市公司和外资企业中,现在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都很注重充分发挥党支部的战斗堡垒作用,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

“我们强调的是,在国有控股的上市公司中,党委是领导核心、政治核心,这一点上绝不能含糊。我相信我们广大的上市公司在这方面会有自觉的高度共识。”刘士余说。

证监会的职能是监管

任何违法行为都会盯住不放

刘士余说,证监会的首要任务是监管,这一点不能含糊、不能动摇。通过监管才能维护住公开、公平、公正的市场秩序,没有“三公”原则就谈不上对投资者权益的保护,没有“三公”的市场秩序,中小投资者的合法权益就得不到有效保护。

“我到证监会工作后,花了较长时间来了解资本市场的各种乱象,感到很震惊。我看到这些乱象,就想找比较简单的、贴切的、大家都能懂的词,来给每一个乱象贴上一个标签,这不是我创造的。”刘士余说,“野蛮人”、“妖精”、“害人精”、“大鳄”,这些人的行为往往是披着合法的外衣,打着制度的擦边球,在资本市场上巧取豪夺,侵蚀着广大中小投资者的合法权益。

“证监会的职能是监管,能坐视不管吗?”刘士余说。

他认为,市场对监管的各种声音,都是出于对中国资本市场稳定健康发展的关心,出于对自己、对证监会工作的关心。“忠言逆耳利于行”,甚至有可能在某一个特定的时点、特定的案件、特定的场合,证监会党委和自己会因为某件事掉几根羽毛。“但是,同保护广大中小投资者合法权益这一天大的事比,掉几根羽毛算什么呢?只有把投资者合法权益保护好了,把市场的 三公 秩序维护好了,掉下去的那几根羽毛还会长出来的。”

与此同时,刘士余表示,在金融市场上,金钱的诱惑是巨大的。“天使”和“魔鬼”就在一念之差,资本市场上的金融家和“金融大鳄”只有半步之遥。资本市场任何行为都是有数据记录的,在现代化分析技术,特别是大数据、云计算广为运用的今天,任何人、任何机构在任何时候干的违法违规、坑害中小投资者、破坏市场秩序的行为都是有记录的。这些线索,无论历史的还是当下的,证监会都会盯住不放,那些老套路不管用了。

“我要反复强调的是,我倡导基金行业的机构不要做 野蛮人 、 妖精 、 害人精 ,我说 资本大鳄 侵害中小投资者那个账要算的,都是针对行为。但是,不能因为看到哪种行为就推定是某个人干的,这中间有很长的距离。发现行为的蛛丝马迹,要通过调查分析才能找到人。”刘士余强调。

对于“野蛮人”是谁、“妖精”是谁、“害人精”是谁、“资本大鳄”是谁,刘士余风趣地回答:如果我都告诉你了,你说我下一步还怎么干活?

刘士余妙语连珠:暂停IPO从长远看效果并不好 本文来源:证券日报-资本证券网 作者: 朱宝琛 责任编辑:钟齐鸣_NF5619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