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华东财经网 - 资讯

一分一毫 攒千万捐赠家乡

时间:2018-10-26   来源:华东财经网    作者:潇潇    

  近期,85岁的武汉老人马旭向家乡木兰县教育局捐赠1000万元,引起了广泛的关注。这笔巨款是马旭与丈夫一分一毫几十年积累而来。他们至今生活简朴,住在一个不起眼的小院里。他们二人从不买新衣服,70多年来习惯穿着部队发的老军服。网友纷纷向两位老人致敬、点赞。

广告位:画中画

  马旭14岁参军,做过医务兵,之后成为女空降兵,这一跳就是20多年,共跳伞200多次,创造了三项中国之最:第一个跳伞女兵、跳伞次数最多和空降年龄最大的女兵。

  “(我们)做了一点点小小的应该做的事,得到你们大家的鼓励,我们会把你们的鼓励变成行动,继续努力。”她说,只要活着,就继续为家乡攒钱。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李华 实习生杨桂芳

  早上5时多,马旭和老伴颜学庸就起床了,开始为早餐忙碌起来,“蒸土豆1小时,喝一杯牛奶,吃一个鸡蛋。”然后,他们二人去部队操场锻炼身体,中午回来吃饭,再休息2小时。下午,马旭和老伴开始搞科研。长期以来,他们二老保持着这样的生活习惯。不过近期,他们二老捐赠1000万元给木兰教育局的举动,深深打动了广大网友,慕名拜访的人多了起来,二老也调整了生活节奏,忙着接待访客,接听访问电话。

  中国首位女空降兵

  1933年,马旭出生在黑龙江木兰县,父亲早年过世,“剩下一个寡妇妈,一个弟弟和我。”马旭依旧记得,那时生活清贫,秋收之际,妈妈就去别人田地捡拾没有被收割彻底的土豆、玉米。紧巴巴的生活难以维继,当时的贫民会主任(现在叫村长)建议马旭妈妈,“养不活,那送去当兵,跟兄弟姐妹一样,可以在部队学习。”马旭妈妈认清现实情况,便答应了。于是,14岁多的马旭在乡亲的护送下参加了解放军,那时是1947年。

  “(我被)送到东北军政大学吉林分校,培训了半年左右,之后参加了辽沈战役,随军成为卫生员,一边跟着部队走,一边学包扎、止血。”当时条件艰苦,马旭记得伤员没有夹板就用树枝代替,她照顾着伤员,给他们喂饭、洗绷带……

  马旭很快成长为医务兵,还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我在部队表现挺好,领导看我听话,战后保送(我)到第一军医大学。”马旭学习的是野战外科,其他医护知识也得到全面系统的学习。1961年毕业分配时,部队组建了空降兵部队,28岁的马旭奉调作为军医担任跳伞训练的卫勤保障。当时的马旭身高1.53米,体重仅70斤,不合乎跳伞标准,“像我这样根本不可能跳,男同志都是择优录取,女同志不让跳,所以他们跳,我进行保障。”

  然而,马旭的危机感越来越强烈,“我看我不跳伞,没有用了,部队同志都跳伞下去了,我这个军医不能随他们一起去,有什么用,战士们生病、受伤了,要及时治疗,我必须跳伞。”马旭的请求没有得到批准,看到战友们在练习跳伞,她眼馋上台去尝试,“我被拉下来,围观的官兵哈哈大笑,我觉得丢人、生气。”下了练习台后,马旭回到家挖了个三尺多深的大坑,填满沙子,用两张桌子、两把椅子搭起跳伞练习台。“有了沙坑,没人的时候我就跳,一天跳五六百次。”训练过程,伤痛在所难免,马旭咬紧牙关继续练。

  半年后,到了考核空降兵的时候,马旭又去恳求首长。经不起她这长期以来的软磨硬泡,首长答应让她尝试一次,“我心里很激动,终于有一天允许我跳伞,当时不知道害怕,可能运气也好,跳了三下,动作很标准,周围有很多官兵开始鼓掌。”于是,马旭开始正式加入训练。

  马旭后来成为中国首位女空降兵,一跳就是20多年,跳伞次数达到200多次,创造了三项中国跳伞之最:第一个跳伞女兵、跳伞次数最多的女兵和空降年龄最大的女兵。“为了打仗,跳过长江、跳过森林。”谈到这段过往,马旭依然记忆犹新,当年英姿飒爽的空降女兵照片她依旧保留着,将其视为珍宝。

  潜心搞科研

  20世纪80年代,马旭和老伴离休,他们勤劳一生,选择了退而不休——潜心搞科研。为此,马旭到武汉大学外语系进修了4年外语。马旭学习的是日语,经过学习,她可以翻看一些外文科研资料。

  为了跟上时代的步伐,他们二人不断与时俱进。他们开始学习用电脑,“老伴在老年大学学电脑,以前怕辐射(没学),现在越来越感受到不会用电脑和功能手机是文盲。”他们还订阅了一些书报、杂志,从中吸收国外先进经验。老人一一细数着她订阅的书报:《解放军报》《人民日报》《环球军事》等。

  马旭经常从实际问题出发,攻克科研难题。空降兵跳伞一直有个令人困扰的问题,那就是跳伞后,在着陆的瞬间,强大的冲击力容易造成士兵腰部或踝部的骨折。为此,他们二人经过多方尝试,否决了一个个方案,最终获得重大突破,发明了跳伞时着陆保护脚踝的充气护踝。为了验证发明成果的有效性,年过花甲的他们亲赴格尔木试验,他们的发明获得了国家专利。此后,他们还研制出高原跳伞“供氧背心”,填补了空降兵高原跳伞供氧上的一项空白,1995年7月的《解放军报》还报道过此事。

  她关注到部队有不少人有胃病,“胃癌由胃病转来,病痛会一直持续到老年,我觉得胃病是一大害,好多人都深受其害。”她就开始研究,发明了治疗萎缩性胃病的药剂,并获得专利。由此还开发出治疗肿瘤的一种药剂,经过一年多的考核、审查,获得了实用性专利。

  “部队支持我们搞科研,提供经费、场地,给了许多支持。”马旭对此感激不已。

  几十年间,马旭夫妇二人在军内外报刊发表了100多篇学术论文和体会,并撰写了《空降兵生理病理学》《空降兵体能心理训练依据》,填补了当时相关领域的空白。科研成果换来的报酬,他们二老一一存下来,成为此后1000万元捐款的一部分。

  攒1000万元捐家乡

  马旭夫妻二人生活简朴,多年来一点一滴积攒下钱来。马旭和老伴颜学庸住在武汉市远郊区黄陂,他们放弃了部队安排的住房,搬到部队旁一个不起眼的小院。院子有两间低矮的砖房,在院子的一角,二老开辟出一片菜地,种植一些蔬菜。

  老人屋子内摆满了书报和几十年来的学习资料。居住的房间陈设简单,用的是几十年前的老家具。

  “我们俩从不买衣服,都是穿老军服,穿了70多年,很方便,(我们)舍不得花钱,也不喜欢五颜六色的花衣服。要节省一滴水、一粒米,不要浪费,一分一角地攒起来,把利息算入本金存起来,越存钱越多。”马旭老人一双人造革的鞋子一穿就是好多年,皮都破了,老人还不舍得买新鞋。她说,习惯了这样生活,不觉得苦,生活得很幸福。

  攒下钱的背后,有着马旭老人多年来回报家乡的深切愿望。

  “我当了兵,上过军医大学,生活幸福了,不能忘记家乡黑土地的兄弟姐妹。”马旭老人有着满满的生活幸福感,“现在国内正在精准扶贫,实行东北振兴。在我脑里,有国才有家,国家强大富裕了,才有好日子过。”作为党员,马旭很响应精准扶贫的号召。

  而随着年龄渐长,马旭心里也着急,“我80多岁了,日子可能不多了,身体也不咋样,争取早点把钱捐给家乡,这两三年心里着急,也没找到路子,又担心遇到骗子、坏人。”去年一场在武汉的战友聚会带来转机。马旭向战友表达了想法,战友帮忙联系了木兰县民政局的一位工作人员。“他在民政局工作,(告诉我)捐赠对象有几个,我选择了教育局,小孩是祖国的花朵,未来的希望。”于是马旭老人与木兰县教育局联系上。

  9月13日,马旭夫妇二人和另外两人来到工商银行武汉机场河支行转账300万元,因为款项较大,引起银行职员的警觉,从而有了后续“八旬老人转账巨款银行报了警”的故事。也正因为这个美丽的误会,马旭老人的事迹广为人知。

  活着继续攒钱捐赠

  明年3月底,马旭老人的理财产品将到期,届时另外700万元也将投入家乡的教育建设。“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我现在)盼望着快到明年3月底,取出钱捐赠。”马旭说,完成这笔捐赠了却了她自己的心愿。

  “只要我活着,就继续为家乡攒钱。(我们)做了一点点小小的应该做的事, 得到大家的鼓励,我们会把鼓励变成行动,继续努力。”

  许多网友看到马旭老人的善举,纷纷点赞、致敬,“千言万语表达不出敬意!只有致敬二字!”如今,马旭夫妇二人生活依旧规律,早起锻炼健身,搞科研,不时到老年大学充电。马旭还报名学习拉丁舞,夫妇二人感觉生活很幸福。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