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华东财经网 - 基金

妮可基德曼谈"圣鹿之死":大家去看片就好

时间:2018-08-11   来源:华东财经网    作者:刘沁沁    
(本文来自影视生活第一站 时光网)

妮可基德曼谈"圣鹿之死":大家去看片就好

  时光网多伦多讯 从《大开眼戒》,《小岛惊魂》到《生日女郎》,《狗镇》和《斯托克》,妮可·基德曼总是喜欢追寻非比寻常又困难重重的电影项目,更是愿意为了对电影想象力充满主见的优秀导演,而奉献自己的表演才能。欧格斯·兰斯莫斯的作品中,展示出了他对怪胎和庄严又诙谐的超现实主义有着特殊嗜好,妮可能与这样一位希腊导演(《狗牙》、《龙虾》)合作,简直是毫不让人意外。

  兰斯莫斯的新作《圣鹿之死》聚焦在外科医生Steven Murphy(柯林·法瑞尔)身上,他与一位与众不同的年轻人(巴里·基奥汉饰)间的友谊非常尴尬,而尴尬的原因之后会在片中揭晓。这份友谊已经使Steven的妻子Anna(妮可·基德曼),和他们的两个孩子(拉菲·卡西迪与Sunny Suljic)陷入了危险。

妮可基德曼谈"圣鹿之死":大家去看片就好

《圣鹿之死》剧组

  近日,时光网记者在多伦多电影节上有机会得以与女神妮可促膝长谈,聊起了这部影片,导演兰斯莫斯不一样的风格,还有她会不会息影,以及为什么加盟《海王》等等。访谈摘录如下:

  Mtime:导演欧格斯·兰斯莫斯是怎样向你描述的他心中的《圣鹿之死》

  妮可·基德曼:这部影片实际上来源于希腊悲剧,他说数百年前,希腊人经常会面对这种主题——探索人类很难破译、理解与分析的领域,但他们依然会一往无前,这就是希腊人当年戏剧精神的一部分。我觉得这一点非常有趣,特别是他所描述的方式。他说在当下,人类愿意涉及某些领域,但不愿深究人性的一些其它区域。这是人类最原始,最基本也最核心的情感。

  有些时候,我们都知道人类是可以为了生存而做出骇人听闻的事情的。我们总希望人类可以表现得最好,但正如我们所见,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做到这样。这也是《圣鹿之死》为什么可以吸引我,它谈到了哲学问题,而没有给出答案,但这些问题会引人深思。我总是想要支持这种充满想象力的导演,这也包括国际导演。当下没人能像欧格斯这样拍电影,对于我来说,能参演他的电影是一种荣幸。

妮可基德曼谈"圣鹿之死":大家去看片就好

《圣鹿之死》片场中的导演欧格斯

  Mtime:和他一起工作的过程实际上是什么感受?

  妮可:很多时候,我工作的方式就是进剧组后尝试新鲜事物,我跟每个导演合作时都是这样。欧格斯的界线更强大,但我一开始还是会勇于去尝试,因为我知道,虽然有时导演会对你的新尝试说不,但当你给导演展示新东西时,很多情况下他们会采用的,或者他们会发现一些以前没意识到的东西

  人都是这样的,你想想,有多少次你嘴里拒绝着说,“不可能,我绝对不感兴趣”,然而身体却诚实地接受了?这就是为什么我和每个导演都会尝试表演上的新做法,欧格斯对于这一点所画的界线更清晰,但他依然对于新的诠释充斥着开放的态度。

  Mtime:说回影片本身,《圣鹿之死》中有一些激烈的场景,拍摄过程这一路走来是什么样的,有没有让你感到惊讶的地方?你有没有发掘什么新鲜事物,或者发掘了关于你自己的一些未知处?

妮可基德曼谈"圣鹿之死":大家去看片就好

库布里克与阿汤哥、妮可在《大开眼戒》片场

  妮可:当你踏入他的世界时,你一旦学会他的节奏和他想要的对白的本质,你就会意识到,这种特殊的演绎方法会让观众受到震动,穿透他们的灵魂,这对我来说无比美妙。如果你在用很自然主义的方法在表演,他会说,“你别这样,我不感兴趣。”斯坦利·库布里克(《大开眼戒》)就会这么说,他就会说“我对自然主义不感兴趣,这会让我觉得无聊,更不可能打动我,会让我尴尬。”(笑)

  欧格斯会说,“别装real了”,你一旦屈从于此,就会觉得特别棒。作为演员,我很爱这一点,因为这在发掘我的潜力,改变我。我接下来要拍一部乔尔·埃哲顿导演的片子(《被清除的男孩》),他的片子我就不能这么干。能被不断“挖掘”真的很难得,特别是我这个年纪(妮可今年6月整50岁),因为我和不同的导演间有着各种各样不同的工作经历,突然,我就被抛到了兰斯莫斯的宇宙中(笑)。

  Mtime:无论是观众们还是影评人,他们对于这部影片的评价还挺意见不一的。你对于他们对本片的接受程度怎么看,你对于《圣鹿之死》可能商业上不会那么成功这一点又是怎么想的?

  妮可:如果你看过《狗牙》和《龙虾》的话,你就知道自己该期待些什么,你知道在观影的时候得到的会是不一样的东西。你会跟着这部影片走上一段旅程,但他所创造的世界可不那么容易面对,你要么爱,要么恨。我对于产生争论这一点可是毫无意见,我只是希望大家都去看片(笑)。因为这很重要啊,而且还要在对的时刻去看,因为很多时候,当你特别特别累的情况下,就不要去看电影了嘛

妮可基德曼谈"圣鹿之死":大家去看片就好
《圣鹿之死》剧照

  我也支持大家重新审视影片,也许他们再看的时候会改变自己的主意,我们可以这样的。我看书的时候也有过这样的经历,就是我读完一本书之后觉得没有get到它的点,又读了一遍才会觉得“我被折服了,这是杰作啊!”我记得我当年看《红磨坊》的原著时就是这个感受。所以我很喜欢这种“对话”的过程,还有这一充满美感的旅程,热爱电影和艺术的人们是懂的(笑)。

  Mtime:柯林·法瑞尔曾经有着那种“坏男生”的名声,但他现在安分了。你跟他已经在《圣鹿之死》《牡丹花下》中合作两次了,你对他有什么样的印象?

  妮可:他特别敬业,非常慷慨,也极为聪慧,头脑清晰,现在事业不断在上升。他也是个好男人,工作非常努力,把自己的家人照顾得很好,也愿意冒险。

妮可基德曼谈"圣鹿之死":大家去看片就好

妮可与柯林今年在《牡丹花下》中已有过合作

  Mtime:你已经拍完明年上映的《海王》了,这段经历如何,你为什么会想参与一部漫改电影?

  妮可:我想要显示我也是有幽默感的,我没带自己的孩子来过《圣鹿之死》的片场,更不可能带他们去《大小谎言》的片场(当然不能去,去了小朋友们会有心理阴影的)。尽管与我一起拍这部剧的一些同事们已经和我的孩子们成为了好朋友,这也是《大小谎言》带来的好处之一。

  但我带孩子们去了《海王》的拍摄现场,他们喜欢极了。我想要让他们周游世界,支持我的梦想,也能给他们一些他们所喜欢的东西。他们会坐下来看监视器,我9岁的女儿现在已经想当导演啦。(笑)她想当个女导演,我得给她创造机会啊(笑)。

  Mtime:你的职业生涯非常惊艳,你会想有一天息影么?

  妮可:我在怀闺女Sunday的时候曾经这么说过,我说,“那什么,我拍够了,我就去纳什维尔(丈夫凯斯·厄本的家)农场上住着就行。”我当时真的觉得那就是我的人生之路,因为我当时怀着孕呢。(笑)都是荷尔蒙干的!(大笑)我觉得可能是因为我从14岁就开始表演了,这一路真的走太久了,当时我疯狂地陷入了爱河,感觉就是“得了,就这么着吧,我换条路走。

妮可基德曼谈"圣鹿之死":大家去看片就好

妮可刚刚凭借《大小谎言》获得艾美奖视后

  我母亲这一代的人因为时代原因,没有机会做自己真正想做的职业,她跟我说,“你试试吧,没有什么是容易的。”她一直特别支持我,不时在推动我前行。她会说,“也许你是想放弃,但至少还是内心中保持着一点儿燃烧的小火苗吧,因为你永远不知道是不是会有一天想重回演艺圈啊。”我听了她的意见,很多时候我都是不听的,但总体来说我还算听她话。我永远对我的父母心存感恩,因为他们在令人不可置信地坚强地鼓励着我。即使是我不愿意的时候,我也很高兴他们这么干了。

  《圣鹿之死》将于10月27日在美国小范围限制上映。

妮可基德曼谈"圣鹿之死":大家去看片就好
Photo courtesy of Hollywood Foreign Press Association / Theo Kingma

(更专业的影视媒体,更全面的票务周边服务,尽在时光网)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