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华东财经网 - 美食

“我曾经拒绝登上一架小型飞机”

时间:2018年8月11日 01:01   来源:华东财经网    作者:刘沁沁    
(本文来自影视生活第一站 时光网)

“我曾经拒绝登上一架小型飞机”

《远山恋人》海报

  时光网讯
在20年前的那个秋天,凯特·温丝莱特凭借《泰坦尼克号》一炮而红。而现在,她又要在新片《远山恋人》中再次接受大自然带来的考验。根据查尔斯·马丁的同名畅销小说改编、由汉尼·阿布-阿萨德指导的这部影片讲述了两个陌生人之间的情缘。一个是新闻摄影记者,一个是小儿心脏外科医生,两人在一起小型飞机坠毁事故中幸存,却发现他们自己(和一条狗)被困在了白雪皑皑的高海拔荒原。在负伤以及食品物资短缺的情况下,他们必须做出决定:是继续留在原地等待救援,还是自行下山寻求文明社会的帮助。

  这部《远山恋人》刚刚于10月6日在北美地区开画,日前时光网有机会采访到了温丝莱特。在这次对话中,我们谈到了她对新电影搭档的感觉、她对飞行的真实感受以及追求完美的可能性等一些话题。

时光网:在演员生涯中,你曾合作过许多非常棒的明星。在这部电影里,你面对的又是非常恶劣的环境。所以……你合作的那位 “四条腿的明星”并不知道你们在拍电影,那么它在那种极其寒冷的条件下表现如何?

凯特·温丝莱特:(笑)喔!那条小狗好像挺享受那段时光的。(笑)我个人非常喜欢狗狗,所以我经常照看着它,生怕它出事。它的训练师非常棒,主人也在片场,所以看着那么多熟悉的面孔,它应该会很放松。那种环境下它肯定觉得很冷,所以我们为它准备了一个狗狗用的取暖帐篷,里面放满了暖器和毛毯。当它的爪子冻得不行的时候,我们会把它抱起来。但我必须说,它非常棒,非常听话。它不仅想和大家成为朋友,更能让你想和它成为朋友。它总会围着你跑,就像在说:“嘿,你知道吗,我现在真的很开心!你想来跟我一起玩吗?我敢说我现在比这里任何一个人都要开心!”

问:现在我们来聊聊你那“两条腿”的明星搭档。

凯特·温丝莱特:好的。

问:你对与伊德瑞斯·艾尔巴的合作感觉如何?

凯特·温丝莱特:我感觉我们都非常幸运,因为在这种几乎整部电影只有我们俩的情况下,我们的关注点自然放在角色和剧本上,我们自己首先得相信自己在演什么。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的确在照应彼此,你也必须这么做。既没有迷人的取暖帐篷,也没有特别美味的食物给我们。我们的团队很小,人很少,大家都在互相帮忙运送大小物件。

“我曾经拒绝登上一架小型飞机”

《远山恋人》片场照

  比如说我得飞到3050米高的山峰,去拍一些没有伊德瑞斯的镜头。然后我发现我去过之后,他也要坐另一架直升机去那个地方拍摄。我们必须一个一个来,因为一起去的话会挤在一起。我拍完之后,伊德瑞斯从他的直升机上跳下来,我要让自己的声音盖过螺旋桨的声音,所以我对他吼着说:“我跟你说,带上足够的水,因为接下来的一小时里没人能帮你送水。你要上到那个150米的山顶,我刚刚在那留下了脚印,你要确保你的起点在我的脚印左边大概六米的位置。祝你好运!”然后我会往他兜里揣把糖,吻面后送他离开。他也会对我做同样的事,我们就是这样。他人很好,我们非常合拍,感觉适度、敬业又能互相理解。拍摄过程很艰难,需要我们坚持很久,有时候我还觉得有些事是没必要的,比如早上5点被拽上车,而温度只有零下38华氏度,还寒风呼啸的。但是没办法,别人都在这么做,你也会觉得你也要这么做。

问:你对导演汉尼·阿布-阿萨德的印象如何?

凯特·温丝莱特:汉尼·阿布-阿萨德有能力掌控全局。他会为每一个人着想,像助理导演那样照顾演员和他的团队,关心摄影组。他知道所有人的名字,对每个人都会说“请”和“谢谢”。我认为,他真的又暖又慷慨。他很适合做领导,在山上的时候他也的确在领导着我们大家。汉尼真的太棒了,而且他对人亲切到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问:在我们与汉尼之前的采访中,他曾提到你非常追求完美,他从你身上也学到了很多。你认为的完美是怎样的?你又从他身上学到了些什么呢?

凯特·温丝莱特:哇,我不确定“完美”这个词合不合适。我想我可能只是尽自己所能吧,你必须做任何尝试。我们必须一一试过所有的可能性,这样导演才能在剪辑室做出最好的选择,这完全是他的选择。我们家常说的一句话是“世上没有什么是完美的”,因为我不想让我的孩子们去追求那种可能压根不存在的东西。但对于我自己来说,在我工作时,我总会时刻准备,表现专业,并且与你的搭档相互支持。直到试过了所有的可能的拍法并选出了最棒的那一条之前,千万不要放弃,你要相信总有一条是可以的。但相信我,这只限于在工作中,完全不适用于我的生活。

“我曾经拒绝登上一架小型飞机”

《远山恋人》中文版预告片

问:这是一部荒野求生的电影,但在这其中也包含了关于创伤及其如何影响一个人的偏好、角度和选择的讨论。你第一次看到剧本的时候是什么感觉?这是这部电影或这个角色吸引你的原因之一吗?

凯特·温丝莱特:与其说是我只被我的角色吸引,不如说两个主角都很吸引我。这个故事里只有他们俩,在刚开始的时候,他们都觉得自己很了解自己,但在整个经历中,他们产生了巨大的变化。他们都再也回不去各自原本的情感生活了。故事里的一些情节让我很感动,很震撼,又很真实。所以这样说的话,我是被他们两个吸引的。我看过汉尼导演的《奥玛》和《天堂此刻》,我很喜欢他的叙事风格。他的故事都是最普通不过的,包含许多人文情感。在那些非常糟糕的悲剧中,他居然能时不时植入一些幽默元素,所以我觉得在他的电影里,会涉及很多协作、光影手法等等。能与汉尼合作我很激动,因为他的电影真的很棒。

问:在这部电影的拍摄过程中,你有没有发现一个“新的凯特”,或者说自己新的一面?

凯特·温丝莱特:我只觉得我比我想象的要坚强多了。(笑)我想你的适应力必须足够强才能经受住这种考验。事实上,到了某种程度,你必须向它投降,你懂吗?在这部电影的拍摄过程中,我觉得我投降的次数比以往任何一次工作都多,这是肯定的。

问:你是个什么样的旅行者?你有过飞行恐惧症吗?

凯特·温丝莱特:我就知道你要问这个问题了!(笑)没错,我不喜欢坐飞机。

问:你不喜欢吗?

凯特·温丝莱特:对,我尤其不喜欢坐小型飞机,还有那些带螺旋桨的。(笑)我以前曾经拒绝登上一架小型客机,我那会儿就想:“不,不,天气那么不好,这飞机又这么小……不,我还是等下一班吧。我就在这等着,即使那架飞机非常好,我也不会坐的。”所以……没错,我并不是十分称职的乘客。(笑)

“我曾经拒绝登上一架小型飞机”

伊德瑞斯·艾尔巴和凯特·温斯莱特携《远山恋人》现身多伦多电影节

问:你为什么会怕呢?

凯特·温丝莱特:其实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因为……我想我对飞行这么恐惧可能有点不合常理。我觉得我可能不是害怕飞行本身,可能是因为我要离开我的丈夫或者孩子好几天。我可能就在想,我能不能安然无恙地回来?我觉得这可能是真正的原因,其实跟飞机一点关系也没有。

问:你所饰演角色的未婚夫曾对她说:“我对我自己发誓,我会一直爱你,即使当你回来时,你已经不是原来的你了。”

凯特·温丝莱特:这句台词很美,对吗?

问:没错,很美。在你的生活中,你有没有在结束哪次拍摄后回到家,觉得自己不是原来的自己了?

凯特·温丝莱特:我觉得每次都有这种感觉,每部电影都改变了我一些。有时我会回忆起一些拍摄时的东西,我就会想:“好吧,那是在科尼岛上的时候,或者是在半山腰上的时候。”这些都会占据我的一部分思绪,有时可能占据了所有的。它们会纠缠你一段时间,然后,你知道,你得把他们全部抛开。我热爱表演,但我发现表演真的很难。有那么几部电影,在我拍完后,我仍旧走不出角色,每到那时我都会提前告诉我身边最亲近的人(朋友和家人)。我是说,我不会说抛下就抛下哪个角色,在情感层面,我可能会被扰乱一段时间。

(更专业的影视媒体,更全面的票务周边服务,尽在时光网)

相关内容